您在這裡

 

來源:第一財經日报 2009年07月29日

禾苗

2007年8月,全球知名的自來水服務運營商威立雅出資17.1億元,入股蘭州供水集團並持有45%的股份,這個價格讓人大跌眼鏡,另外兩家競標企業——中法水務和首創股份的報價分別為4.5億元和2.8億元,威立雅的報價實在太誘人了!難道它就不擔心經營風險嗎?

兩年後,蘭州傳出了即將調整水價,理由是自來水企業成本上漲,與現行水價倒掛,企業嚴重虧損,運營困難。

最讓人迷惑不解的是,在水務這個回報率低、回報期長的行業,威立雅當初為什麼提出如此之高的收購價格?高企的收購價格,與隨之而來的自來水提價有關係嗎?

高溢價收購水企

近期,國內數十個城市集體上調自來水價一事引起了各方關注。根據CBN記者的不完全統計,今年前7個月我國約30座城市已上調或準備調高水價。調價的城市中包括了昆明、蘭州等地,而這些地區的自來水企業正是當初被外資公司高溢價併購的“成功範本”。

跨國巨頭在收購中國水企時,有沒有考慮過未來水價上漲的這個問題。 CBN記者就此聯繫威立雅,但該公司人士表示,新聞發言人不在國內,並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另一家跨國水務公司法國蘇伊士高層則對CBN記者表示,他們在與中方水廠簽署的特許經營合同,或者合資自來水企業的合同中,沒有涉及到未來希望政府上調水價的類似條款。

“外資企業高溢價控制中方自來水企業,會間接形成水價上漲的格局。”7月27日,國內著名水務諮詢公司國融大通財務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李智慧在接受CBN記者專訪時如此評價。

業內專家分析,外資用高出淨資產和比競爭對手出價高幾倍的價格購買自來水企業,一個重要的盈利方式就是抬高水價。

2002年12月,我國市政公用行業開始實行市場化改革,蘇伊士、威立雅等海外水務企業藉此長驅直入中國市場。

外資水務公司在華有兩種經營模式:第一,先買下水廠,再將水賣給自來水公司;第二,參股自來水公司,拿下特許經營合同,全面負責當地的製水、管網輸送等水務運營。

威立雅等外資水企最終“吞”下部分地區自來水企業股權時,一個明顯的取勝方法是——以高出競爭對手報價和資產估值的數倍出價。

2002年,法國威立雅溢價266%收購了上海浦東自來水公司50%的股權;2005年12月,昆明自來水49%的股權轉讓給了威立雅公司,作價10.05億元。

2007年,是外資併購最“瘋狂”的年份。

當年8月,威立雅以1倍溢價,17.1億元的價格,拿下蘭州供水集團45%的股份,而另外的水務企業——中法水務和首創股份分別報價4.5億元和2.8 億元。 9月,威立雅以21.8億元奪得天津市北水業49%的股權轉讓項目,出價超出淨資產3倍。當年10月,又是威立雅,以9.5億元,高出標底價3.1 億元2倍多的價格,收購了海口水務集團50%股份,並超出競標方報價40%以上。

所在城市調價頻繁

“當前水價普遍上漲,是企業綜合經營成本上漲、資源價格上漲、水價長期過低等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外資高溢價的併購,不會立即導致水價上漲,但會起到間接的傳導作用。”李智慧認為。

水務公司和地方政府的合作細節作為商業秘密沒有對外披露。但外資進入後不久,一些城市水價卻開始上調是不爭的事實。以昆明為例,威立雅2005年入股昆明自來水公司,2006年就開始上調水價,之後頻繁調整,4年間的水價漲幅高達90%以上;蘭州、常州等威立雅所滲透的城市,近期也將召開調價聽證會。

外資高溢價進入之後,不排除要求合資企業高額採購相關設備、購買技術服務,這將導致自來水企業承受較高的成本負擔,最終的埋單人仍然是消費者。

一位業內人士說,在外商高溢價奪標後,外方會要求由其指定的關聯企業向合資企業提供技術及管理服務、工程及設備供應等,設備及服務的定價權也由外商掌握。

由於承擔較大的開支,企業的運營成本也將增加,同樣可能採取推高水價的方式來消化。

而且,一些外資參股的自來水企業,還以成本和售價倒掛為由促使政府提高水價。但這類企業是否真的虧損,又是如何虧損的,缺少第三方監審。

有媒體披露,2008年9月蘭州市物價局的《關於進行蘭州市供水價格調整調查的請示報告》中記載,當地自來水企業(威立雅的一家合資公司)原材價、人工成本大幅上漲,供水成本達(1.95元/立方米),與現行水價倒掛,企業嚴重虧損,運營困難,望水價能調整。威立雅參股的常州市通用自來水有限公司同樣報虧,要求漲價。
事實上,高溢價收購最直接的受益者是地方財政,而一旦提價成功,自來水運營企業也能將負擔化解,而最直接的受害者則是該城市的居民。

“一開始外資收購時付出的投資額過大,導致在特許經營合同期(25年到30年)的收益率將非常微薄甚至虧損。這種情況下,水價推高顯然對他們提高營收、平抑上述問題帶來好處。如果後任政府不能兌現當年收購時的承諾,就會導致長期虧損。”李智慧警告說。

入股深水5年 威立雅如何賺錢?
蕭暮寒

很多深圳人並不知道,滋潤他們的生命之水來自136公里外的東江。他們的飲用水要經過6座泵站的加壓和提升,流經74.3公里的隧洞和7座渡槽,穿過16.6公里箱涵和41.5公里的地下埋管,再經過水廠的處理和傳送才能來到每一位市民的家中。

儘管現在賬面上的盈利能力還很弱,但威立雅認為,深圳市水務(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深水集團”)是他們在華投資的最好項目之一。從2002年進入中國至今,這家全球最大的水務集團之一,已經投資了至少15個項目。
深圳市水務局目前還沒有公告調整水價。據媒體最新報導,深圳市物價局已開始對水價進行一些基礎性調研,但水價是否上漲,何時舉行聽證,尚無明確時間表。

“只要是供水企業,都希望水價能上漲。”上海濟邦諮詢公司深圳分公司總經理劉小明告訴CBN記者,而推動水價上漲肯定有外資的“功勞”,但是否上調水價,以及調整的幅度則是政府主管部門說了算。

別樣的入股

2003年12月,首創威水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首創威水”)、法國通用水務公司(威立雅水務的子公司,以下與威立雅統稱為“威立雅”)與深圳市投資管理公司簽訂合同,三方將分別獲深水集團40%、5%和55%的股權。深水集團由此從國有獨資變身為中外合資。 45%股權轉讓收益為33.1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需出資約29億元的首創威水,註冊資本只有3000萬美元,並且威立雅在其中參股49%,其後通過增資擴股達到持股50%,首創威水的另一股東則是上市公司首創股份(600008.SH)。

2004年9月,首創股份公告稱,首創威水與國家開發銀行就收購深水集團股權項目,簽署18年20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協議。這就意味著,首創威水29億多元收購款中有20億元需要長期貸款,剩下需要支付的,即使全部是現金,也不足10億元。

由此算來,威立雅通過持股首創威水50%付現的資本不足5億元,加上直接買股5%的資本,即使全部付現,也才8億多元。但它實現了持股深水集團這家總資產超過65億元人民幣公司的25%股權。

威立雅在中國“四兩撥千斤”的項目還有很多。一位知情人士告訴CBN記者,威立雅進入中國之初,常常拉上其他公司籌措資金,除首創股份,還有私募基金,以及嘉里建設、中信泰富等,這大大減輕了威立雅的財務壓力。
除高溢價,威立雅參股的深水集團還在向周邊擴張,在全國七省成功投資運作了17個水務項目。而深水集團主管運營和財務的兩位副總,正是由威立雅派駐。據大岳諮詢公司總經理金永祥介紹,威立雅在華的很多投資項目雖然沒有決策權,但卻擁有經營權,如威立雅向一些參股公司派駐總經理等。

威立雅如何賺錢?

據深水集團提供的數據,截至2008年底,威立雅實現總資產114億元,淨資產78億元,銷售收入33.8億元,總利潤1.77億元,淨利潤1.4億元,供水能力728萬立方米,居全國同行業之首。從賬面上看,入股幾年來,威立雅賺得不多。有業界人士透露,其淨資產收益率不足3%。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但對比蘭州水務股權轉讓200%的溢價,收購深水集團並沒有太多的溢價。 “可深水的資產可比蘭州水務優質多了。”

威立雅簽署合同獲取長達50年特許經營權時,我國相關的特許經營辦法還沒有出台。從另一方面講,政府對引進外資進入水務行業還缺乏足夠的經驗和依據,表現出某種不夠成熟的地方。

以計提問題為例,這件事在當時深圳業界知情者眾。在一次聽證會上,有代表提出,威立雅將深水集團所有的管網設施,全部納入每年折舊計提是不合理的。

上述人士解釋,如果管網總價值40億元,分25年計提就意味著平均每年從利潤中抽出1.6億元,但管網實際使用年限要比25年長很多,上海至今還有一些百年以上的管網在用。這樣的計提雖然符合會計準則,但短期內會極大地攤薄水務企業的實際利潤,增加水價上調的壓力。而25年以後,這些計提的費用將以利潤形式體現,使公司業績大增。

不過,這種說法最終沒有得到聽證會重視。

2005年深圳市水務局一份《深圳市污水處理費申請調整方案》顯示,2004年深水集團利潤總額為2.18億元,當年應計提折舊1.69億元。

“他們的盈利是整個週期的,看整個週期的現金流和最後的收益。”傅濤說,這也是外資跟國內投資者不一樣的地方。後者往往要求每年都有一定額度的盈利,而威立雅的很多項目都是前期賺得不多甚至虧本,越到後期越賺錢。

長達數十年特許經營帶來的另一個影響是,威立雅還能額外獲取人民幣升值的好處。據悉,威立雅一些投資項目在合約期滿後,約定政府要以屆時市價回購股權的。不過深水集團項目是到期無償歸還的。

威立雅的“精明”除投資回報外,還有更多專利技術轉讓、授權使用和運營管理的回報。有時候,後者的利潤並不比股權分紅差。比如轉股前四年,威立雅每年為深水集團提供培訓服務,收費500萬元。

水務企業在經營中還有一筆可觀的管網接入費,這筆費用往往數以千計,基本上可以覆蓋接管的材料費、人工費以及施工利潤,且在管網建成後所有權歸水務公司所有。由於國家對這項費用沒有出台明確的價格指導意見,水務公司在實際操作中有很大的操作空間。

地方政府主導 水價漲聲一片
高永鈺

近兩個月來,各地水價“漲”聲四起。 7月23日,國家發改委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下發《關於做好城市供水價格管理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發改委要求有關部門審慎決策,把握水價調整時機。對水價矛盾積累較大的地區,要統籌安排,循序漸進,並且要採取分步到位的辦法。要合理把握水價調整的力度和時機,防止集中出台調價項目。

但實際上,地方水價上漲的決定權不在於國家發改委。一位政府部門的官員在接受CBN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詳細解讀這個文件,你就會發現這個通知只是一個指導意見,而不是政策性的文件,這對於地方的影響其實很有限。”

“原因很簡單,由於城市供水價格是由地方主導,這個是法律規定的,國家發改委無權干涉。”上述官員認為。
按照《價格法》及《地方定價目錄》的規定,城市供水價格實行政府定價,由城市人民政府或省級價格主管部門負責制定和調整。各地在製定或調整城市供水價格時,無須報國家發改委。

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周望軍在接受CBN記者獨家專訪時也承認,水的區域性特別強,因為水價的權限確實是由地方主導。

因此,關於地方和中央的利益博弈,就真實地表現在公眾面前。 “比如將水資源費改成水資源稅,地方政府肯定不樂意。費的主導權在地方,而稅的主導權在中央。”上述種種原因,也就使得關於水價管理體制改革“任重且道遠。”

國家發改委有著美好的改革願望,如“補償收益、合理收益、節約用水、公平負擔的原則。”不過,改革還未深入推進,漲價風波四起。一位政府官員就曾透露,今年年底之前,各地會醞釀新一輪的大漲價。 “現在才漲價了10多個城市,全國有655個城市呢。”這位政府官員稱。

關於水價的特許經營權,是地方政府通過招投標,由企業來經營。這個過程完成之後,政府和市場應該劃清責任。應該是原水的費用由老百姓來交,城市的管網建設由政府承擔,污水處理政府和用戶共同承擔,但現在污水處理也是由用戶來承擔。

國家發改委對此卻無能為力。上述政府官員也表示,在特許經營權的招投標中,也有很多地方不完善。但是除地方政府外,其他部門很難監管。這就造成了目前地方特許經營權招投標的混亂,同時也存在著地方政府各種五花八門的“承諾”,導致了水價上調過程中的隨意性。

標籤: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