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服務貿易總協定〉為誰服務﹖

 

全球民間團體都在密切監察今年底在香港舉行的世貿第六次部長會議及有關談判。除了牽動全球20億小農的農業談判之外﹐最廣受注視的談判可能要數服務貿易談判了。如果這次談判成功把各國更多「服務業」納入「自由貿易」﹐將會為全球無數人的生活帶來巨大的影響。

有錢才有教育﹐沒錢沒教育﹖

1995年世貿成立的時候﹐通過了〈服務業貿易總協定〉﹐為日後談判奠定基礎。提起「服務業」﹐大家都會想起零售、金融、保險、能源、電信、觀光、餐飲、旅館、交通等等。不過﹐〈協定〉所定義的「服務業」也包括了許多過去根本不會視為「產業」的社會服務﹐例如食水﹑郵政﹑公共衛生﹑教育﹑護理﹑醫療等等。這才是使到全球民間團體揪心的東西。[1]

把更多行業列入自由貿易有什麼不好﹖香港不就是得益於自由貿易嗎﹖

關鍵在於﹐食水﹑郵政﹑公共衛生﹑教育﹑護理﹑醫療等社會服務﹐包括香港在內的許多地方﹐今天仍然是以公營為主。其供應是由政府按照市民需要而提供﹐並非按照市場原則﹐即你有沒有錢來提供。把它們列入「自由貿易」 ﹐客觀上就是說﹐要把以上的社會服務從公營變為私營﹐從按照市民和社會需要直接分配﹐變為按照你的銀包來分配﹐有錢才有教育﹐沒錢沒教育。或者是有錢才有乾淨水喝﹐沒錢就喝污水。這樣的悲劇已經在許多地方發生。過去二十年﹐許多國家由於把食水私有化﹐導致窮人沒錢買食水。在巴基斯坦,貧民區居民沒有公共食水,但向私營水商買水的價格是公共食水的83倍。

公營服務是社會進步所必需

筆者剛在日內瓦參加過國際民間團體就最新談判而舉行的交流會。會上一位Action Aid International的代表在演講中說﹕不論自由貿易﹑自由市場有什麼好﹐有一點不能懷疑的是﹐市場只會向金錢力量作出反應。所以弱勢社群﹑低下階層的確需要市場以外的幫助﹐也就是需要不計較你有無足夠金錢的公營服務。

事實上﹐香港社會過去幾十年如果有多少進步﹐正正是因為香港在私營部門和自由市場之外發展出一個公營部門。直到20世紀60年代之前﹐香港沒有什麼公營社會服務﹐也幾乎沒有保護勞工﹑婦女和弱勢的法律。但是現在香港有不少保護環境和勞工﹑婦女的法律﹐有相當大的公營部門﹐有免費教育﹐有一半人口住在公屋﹔對「自由買賣」多少有規管。所以﹐雖然教科書上說香港從19世紀到21世紀都是「自由市場」﹐實際上今天香港的「自由市場」其實已經不像100年前那樣「自由」了。它的範圍已經明顯縮小了。這要多得過去的社會改革運動。它慢慢使人們認識到﹐自由貿易本身是否真的好﹐要看是甚麼範圍的自由貿易。有些範圍的自由貿易可以很好﹐有些就未必了。我們現在不能再讓奴隸和鴉片自由貿易﹐就是這個道理。我們更明白到﹕人的生命﹐生存必需品和有害物品都不應當視為簡單的商品﹐它們或者不應買賣(鴉片)﹐或者買賣要受法律規管(香煙)﹐甚至要由政府公營。食水﹑郵政﹑公共衛生﹑教育﹑護理﹑醫療等社會服務既是生存必需品﹐又是社會進步和發展的必要條件﹐所以它們都應該以公營為主﹐不應強迫其變為可以自由買賣的普通商品。

你的生計﹐他的秘密談判

但是﹐今天香港的公營服務就像世界各地一樣﹐正在受到「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威脅。

今年五月﹐為了準備年底的第六次世貿部長會議中有關「服務貿易自由化」的談判﹐包括香港在內的148個世貿成員要初步呈交開放自己市場的建議(offer list)。從政府發放的有限資料顯示(基本文件仍然保密)﹐政府已經向世貿作出了廣泛的開放建議。

自今年初至今﹐香港世貿監察聯盟已經兩次會見工商及貿易局﹐同時又有32個團體也給工貿局寫過信﹐表達對政府在目前的服務貿易談判中很可能出賣公營服務的憂慮。事實上﹐政府已經確定願意開放所謂「環境服務」﹐包括了污水處理﹑垃圾處理﹑地下引水道及相關服務﹐很可能受到威脅的是食環署﹑渠務署﹑環保署所提供的公營服務及公務員職位。但是至今政府都沒有普遍向公務員和市民作咨詢。

工貿局答覆說〈服務貿易總協定〉沒有推動公營部門私營化,因為〈協定〉的第 I:3條指「為政府當局運作所需而提供的服務」不包括在協議範圍內。但是〈協定〉第 I:3(c)條卻指明只有當這些政府服務「不以商業原則運作,市場上亦無一個或以上同類服務的競爭者」時﹐這些服務才不包括在協議範圍內。由於香港政府一些部門已經引入「營運基金」﹐例如郵政部門﹑土地註冊處﹑機電工程署等三個部門﹔而「營運基金」條例注明是按商業原則經營﹐所以這些政府服務都一定可以列入開放範圍。而事實上政府近年來不斷鼓勵部門做生意來自行創收﹐「以商業原則運作」。這些政策實際上成為了世貿在香港的(木馬屠城記中)的木馬﹐大大方便政府向世貿出賣公營服務。其次﹐特區政府近年來不斷把公營服務外判﹐所以在許多部門早已有「一個或以上同類服務的競爭者」, 因此都一定可以列入開放範圍。

再者﹐何謂以商業原則運作﹖有報導說世貿專家傾向界定只有「免費或接近免費的服務」才算是公營服務,才可以豁免於〈協定〉。眾所周知﹐政府服務大多數都收費﹐不收費的大概只有警察和獄卒等少數「服務」。換言之﹐許多公營服務都不能豁免。

特區政府官員常常保證「開放了也不會影響公營部門」﹐但是有關世貿條文的解釋權根本不在特區政府或任何政府手上,而是在世貿秘書處或仲裁小組手上,所以特區政府的任何保證都無用。工貿局官員對此直認不諱。與其作出無法律效力的解釋和保證﹐不如把所有社會服務剔除於服務貿易自由化談判之外。

結語﹕不容出賣地球

市場機制自有其用處。問題是有些東西是不能由市場來決定的。這就是人權﹐人的生命﹐生存權﹐免于貧窮的權利﹐勞權﹐婦權﹐互助互愛﹔還有﹐一個不受污染的地球。可是現在世貿未免走得太遠了。過猶不及。這就是為什麼﹐現在各國民間團體﹐儘管來自五湖四海﹐儘管差異不少﹐可是幾乎都同意一個口號﹕The World is not for sale ! —-「不容出賣地球﹗」

區龍宇(全球化監察編委)
2005年8月15日

[1]更厲害的是﹐世貿在列出12大類服務業之後,最後一項是「其他服務業」。這實際上是一張任由世貿填寫銀碼的空白支票﹐方便它無所不包。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