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強烈反對科大將「黃衫哥哥姐姐」外判》 聯署聲明

科大校方在未有廣泛咨詢同學下,將會把學生事務處(Student Affairs Office, SAO)的「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外判。前線合約員工被告知將在今年六月三十日不獲續約,崗位會從原來由大學直接聘用,轉由新外判商承辦。然而新外判商不單未承諾會全數聘請現有員工,更沒有談及薪金、福利保證等細節。在校方與外判商商討的過程中,員工只能處於被動角色,沒有談判籌碼,員工的聲音被打壓,無力反抗,實為不義之舉。外判一貫以價低者得方式招標,很多時所節省的成本,正正就是從員工身上榨取。我們強烈譴責校方這種不負責任的無良僱主行為,並表明反對把學生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外判。

「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的前線合約員工,正是同學廣為熟悉,身穿黃色印有學校校徽的POLO恤的員工,主要工作為管理校方設施服務,包括為同學預約班房、協助借出籠車、檯、椅子等物資、為同學管理(如預約、開鎖及歸還)學生設施(包括會議室、黑房等)、辦理租用儲物櫃服務、管理體育設施等等,他們一向敬業樂業,備受同學愛戴。今年五月八日,這批「黃衫哥哥姐姐」收到通知,六月三十日合約期屆滿後將不被校方續約。而我們亦已於五月十四日與校方第一次面談。

我們得悉現任學生事務處處長區嘉麗女士早於二零零八年,向學術副校長提出外判「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建議。為完成計劃,零八年之後新聘請的「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的員工,從以往長工制,轉為每年續約的合約制,而舊有的長期員工,則被逐步調往宿舍工作,以便日後外判整項服務。今年三月,在未有廣泛諮詢同學下,校方私下展開外判招標工作,在這兩個星期內,校方將會與新招標成功的外判商簽署合約,事情逼在眉睫、刻不容緩。

校方以提高服務質素為名外判,實質為減少營運成本,向前線員工開刀。校方又指招標書中已加入條款保障外判員工權益,但校方拒絕透露條款內容,可見校方根本毫無誠意保障前線員工權益。可是,據職工盟今年調查,校方未有盡力監察外判商,導致有外判商剝削前線員工的情況日益嚴重,科大外判清潔工平均月薪為$6944[1],屬香港大專院校中最低,而在另一項科大外判保安員調查[2],發現其月薪同為$6944,亦是所有大專院校中最低。面對外判商剝削前線員工的情況,校方高層卻置身事外,強調學校從無剝削員工。有研究指出,二零零三年校方已縱容外判商剝削外判清潔工,事隔九年,外判清潔及保安員工的剝削情況依然嚴重,可見校方並沒有好好監督外判商營運,沒有盡力保障員工權益[3]。而校方引入外判商以「提升服務質素」的理據竟然是由於「員工老化問題嚴重,未能有效率完成工作,而外判工作則可『靈活』處理員工老化問題」。校方答覆不但違反《僱傭實務指引(消除就業方面的年齡歧視)》,亦顯得校方對盡心為學校服務的員工毫無承擔,企圖將照顧員工需要的責任推卸給外判商。

校方亦多次強調外判校園服務乃各大院校慣常做法,並援引科大過去外判的例子,如保安員、清潔工等,論證外判服務模式一直運作良好,可是「慣常做法」並不等同於「正確做法」。而且不同的調查和研究均顯示科大過去所外判的服務的工資是全港大專院校中最低,可見校方所說的「運作良好」根本是自欺欺人,忽視外判員工被剝削的情況。大專院校培育出不少社會棟樑,難道就是要運用知識和權力去剝削社會上一直被慣性剝削的人嗎?外判員工今日可以在科大工作,他日亦可以被外判商調往遠處工作,外判員工無法對工作環境建立歸屬感,減少了與其他員工成為深交好友的機會,員工組織工會爭取自身權益的能力因而被削弱,議價能力也同被壓制。此外,由於外判員工難以建立歸屬感,士氣因而下降。

除此之外,今年三三四即將實施,「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員工一向在各屬會舉辦活動過程中擔當重要角色,校方未有充分考慮當中可能發生的混亂,過渡期設於屬會忙於舉辦O’CAMP或O’DAY之時,影響同學舉辦及參與屬會活動之權利。「設施服務」及「體育設施服務」員工管有保管同學個人資料及財產的鎖匙及資料,並未廣泛諮詢卻突然將其交予外判商,未能釋除同學不信任外判商的疑慮。

香港科技大學既為高等學府,理應以身作則,在校園承擔社會責任,關注員工權益。反之,校方一意孤行,將對員工的承擔拋諸腦後,盲目跟隨商業社會的做法,漠視員工的需要,向成為學店更進一步,我們實在感到痛心疾首。這群員工每天竭盡所能服務同學,視同學為親人,卻落得如此下場,我們科大的社會責任何在?

標籤: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