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全球聲援】Uniqlo印尼代工廠老闆走佬 工人被拖欠8000萬工資

         昨天,是3月8日國際婦女節, 本地勞工團體全球化監察和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響應國際上正針對日本企業優衣庫(Uniqlo) 發起的一系列行動,聯同十多個團體於銅鑼灣優衣庫進行聯合抗議,要求公司向其印尼供應商佳霸製衣(Jaba Garmindo)4000名工人承擔責任。今年國際婦女節的中心主題是: “Women in the Changing World of Work” 『在不斷不變化的勞動世界中, 婦女應如何應對』。 但優衣庫卻無視印尼的原供應商數千名婦女失去工作,小孩無錢交書簿費面臨失學危機,欠下工人工資和遣散費,總共1100萬美元(約8000萬港幣)。

 

工廠倒閉始於優衣庫停止訂單,品牌難逃責任

佳霸制衣是2015年4月關廠的,根據印尼佳霸工人的消息顯示,關廠前優衣庫及Trutex是佳霸的主要客戶,分別於2014年10月和11月停止訂單。直至佳霸在2015年4月停產前一刻,工人還在為優衣庫生產衣服。來自印尼工會(FSPMI – 部份佳霸工人是其會員)的消息,佳霸破產至無力支付欠薪及遣散費是因為訂單減少、品牌停止延續訂單,及部份品牌拖延付款。優衣庫所佔的比例是不少,其中在Majelengka 廠房Uniqlo佔了8成訂單,而Tangerang 廠房的針織部則佔了4成。Trutex也佔了Tangerang 廠房的針織部的兩成和製衣部的兩成。Uniqlo的訂單規模是最大的。

另一個品牌Jack Wolfskin雖然只佔了佳霸訂單的一小部份,都答應為解決工人的賠償問題成立基金,由當地工會分配,但優衣庫一直以停止訂單前已給了緩衝期及在落訂期間它們內部的審查資料顯示工人支薪情況正常為由,拒絕負責。

勞工團體全球化監察的統籌劉小姐認為:「這絕不是等於優衣庫可逃避責任,成衣的生產鍊上,工人的工資只佔了1%的生產成本。品牌利潤多達七成,這個個案中,工人即使申請把工廠清盤拍賣也只可以取回45%的欠薪。品牌賺夠後走路,導致工廠倒閉,誰來負責?現在就是把那痛苦通通推向那4000名工人! 所以我們要要求優衣庫這最大的買家負責。」

 

工廠女工生活艱難,勞動權益無保障

當地工會指出工人為優衣庫生產時工作條件欠佳,強迫加班,非法使用短期合同,女工懷孕隨時會被解僱。其中一名女工叫Sri Paryni, 1995年已在工廠工作,總共做了19年,自從佳霸倒閉之後,她和她同廠的丈夫都失業了,家庭失去了經濟來源。由於他們已經不再年輕,間廠倒閉到現在一年多都找不到工作。她說:「你可以想像一個家庭超過一年多没有經濟收入的日子嗎?我一定要拿回我們應有的工人權益,抗爭到底。」

在Jaba Garmindo的廠房中,絕大多數(80%)的工作人員是婦女。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統籌楊小姐指出:「由於印尼對低收入人口缺乏基本的社會安全網,未能確保工人獲得法定拖欠款項,這樣對婦女及其家庭產生巨大的影響,使她們一旦失去經濟來源時, 生活就會處於極度困境。」

前兩年在各國勞工團體不斷向優衣庫施壓下,上個月它終於公開了公司的主要生產商名單,團體認為這是證明外界的壓力是推動品牌改善的主因。這天勞工團體的行動要優衣庫對印尼佳霸製衣(Jaba Garmindo)對工人的欠薪和遣散費負責及作出賠償。此外,優衣庫必須承諾向整個供應鏈的工人支付生活工資,並保證優衣庫供應商工廠的工人有組織工會的權利。在行動中,團體要求優衣庫派代表出來接信,可是優衣庫没有職員來回應,最後團體和平散去,但聲音仍會抗爭到底,為工人發聲。

這次響應行動除了本地多個勞工團體之外, 日本團體橫濱行動研究(Yokohama Action Research)亦將於3月18日於門店進行示威,還有歐州多個團體包括清潔成衣運動(Clean Clothes Campaign),War On Want, People on the Planet將於同一時間發動網上聯署。

媒體報導:

Uniqlo前供應商欠薪$8千萬 團體抗議促向供應鏈工人支薪

 
20年老廠一朝破產 工人被欠8千萬 團體要求UNIQLO負責

行動照片:

標籤: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