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一瓶可口可樂的世界成本

 

文/李靜怡
封面繪圖/顏寧儀
來源:破報 2006年10月25日

©破報

©破報

最近台灣可口可樂網站推出了利用部落格串連的宣傳,但顯然是值得研究的失敗案例。網站上頭喜洋洋大紅色頁面上有一句口號叫作「打開你的心,進入 the Coke side of life」,推行一種所謂追求新鮮、冒險、與樂觀的可樂生活態度。還寫了一個勵志小故事和可樂迷說:如果你手中的可樂喝到一半,要想wow!我的可樂還剩半瓶呢,千萬不能悲觀的想,我的可樂只剩半瓶囉。

美商可口可樂公司是全球數一數二的超級品牌,它旗下有四百多項產品在兩百多個國家販售。在2005年,它的利潤高達150億美金, 市場價值大約為1000億美金。平均全世界的人一天要幹光十億瓶的可口可樂。

去年美國芝加哥品牌行銷顧問公司Energy BBDO所作的「54個世界知名品牌中最受13歲到18歲全球青少年喜愛」的市場調查中,前十名依序是新力、諾基亞、愛迪達、耐吉、高露潔、雀巢、 Cadbury、可口可樂、M&MS、柯達。可口可樂在此項調查中,從1995年的第一名掉落到第八名。

耐吉的第三世界血汗工廠和可口可樂傳出在印度與哥倫比亞的汙染以及違反人權,勞工權,以及食品安全的新聞,最近幾年造成相當大的世界爭議與消費者反彈。目前,全世界有十多個工會與二十多個大學禁止在內販售可口可樂產品以支持印度與哥倫比亞的人民與當地可口可樂工人,其中包括對其他美國大學十分有影響力的紐約大學與學生運動蓬勃的密西根大學。紐約大學幾名學生組成了「可樂滾吧!行動組織」(Campaign to Kick Coke) 花了兩年時間和可口可樂公司交涉,要求其對哥倫比亞瓶裝工廠的違反人權疑案做出公平調查與改善,在可口可樂未給予足夠證明誠意的回應時,透過學生會與連署,紐約大學終於取消和可口可樂的合約。? 而台灣的中華電信工會也曾致信可口可樂總公司表明支持哥倫比亞可樂工廠員工,譴責資方不當對待與默許軍事鎮壓工會活動的態度,國際勞工基金會 (International Labor Right Fund)聞訊也發函中華電信工會的會長張緒中,請求希望該工會能聲援抵制可口可樂公司的運動,透過全球工會的團結使得大眾了解可口可樂公司暴力鎮壓勞工事件。

在2006年英國的消費者調查報告指出,可口可樂被視為全球最不道德的公司第六名。全世界目前有許多草根性地方組織與學生團體透過國際串連的方式,給可口可樂致命的連環巴掌。

印度人,你渴嗎?來點廢料加黏液吧!

可口可樂製造需要大量的水源,平均一公升的可口可樂液體需要三公升的水。在印度許多重度缺水,乾旱的區域,可口可樂公司被印度邦政府控告超抽地下水,污染水源,傾倒有毒廢料。國際發展非營利組織「War On Want」,是一個以行動組織,遊說,組織人民以督促大型托拉斯企業負起企業責任與訂立相關國際公約為目的團體。他們在針對可口可樂公司所做的2006年報告書中指出,印度許多居住在可口可樂裝瓶工廠附近的農民與家庭自從設廠以後,當地在雨水不足,井水逐漸乾涸,部分水源遭受工廠嚴重污染與超抽的情況下,許多婦女一天要花來回四小時的時間去遠處提水,疲不堪言。在新出爐的報告書中指出,印度可樂裝瓶工廠附近含水層水量平均下降18英呎。

位於印度西北部拉加斯坦行政區境內的可樂裝瓶工廠是最為非議的一件案例。加拉斯坦本身就是一個半乾旱狀態的沙漠區域,農夫依賴地下水灌溉他們的農田,自從 1999年可樂在當地設廠以後,當地居民幾乎無法灌溉他們的農田,許多牲畜受到生命威脅,作為民生用水的地下水井只能聊勝於無的抽出一點點、白白、黏黏、糊糊看起來有點嚇人的液體。

位於美國華盛頓DC的「學生反對血汗工廠團體」(Student Against Sweatshops)長達46頁的報告書中指出,可口可樂排放工業廢水至印度當地河流,農田,甚至神聖的恆河區域。不僅造成河川污染,也造成嚴重土地污染。更有創意的是,可口可樂公司突發奇想,在印度Plachimada與Mehdigana地區,欺騙農民,把自己的工業廢料當作是肥料送給當地農民。英國電視台BBC電台深入調查發現,可口可樂公司好心送給當地農民的肥料裡面糟糕地竟然含有重量鉛與鎘。直到印度政府制止,可口可樂公司才停止分送這些「好東西」給可憐的農民。而可口可樂公司卻公開辯稱,那些廢料絕無傷害性。

印度的忿怒,燃燒你的可樂

在2002 年,上述收到可口可樂神秘禮物的Plachimada展開了最早的可口可樂反抗運動,民眾在可樂工廠大門前學習聖雄甘地,進行不眠不休的靜坐肅穆抗議。一年半以後,印度高等法院裁判,可口可樂公司無權佔用公共資源,可口可樂只被准許使用與當地農民同樣的水量,並且應另謀水源。在2004年,北方行政區瓦拉納西民眾抗議當地可樂工廠嚴重剝削屬於公共財的水資源,並要求工廠永久關閉,採用甘地式和平抗議的群眾被武裝警察痛打一頓送進大牢。

從那時開始,印度各地出現了許多和平抗議團體,組成上千人的遊行,為期數天的絕食抗議,反抗可口可樂公司在印度的資源剝削,破壞。抗議的組成份子許多為婦女,農民,小孩。他們向可口可樂公司要求永久關閉數個惡名昭彰的裝瓶工廠,對造成損失的居民進行賠償,清理遭受污染的水源與土地,並且承認工廠棄置的廢料將會帶給印度生態長期性的傷害。

面對印度與世界其他國家學生與環保團體的抗議熱潮,可口可樂公司表示,水資源缺乏是印度近幾年來當地降雨減少所致,並非由於工廠對地下水的過度開採,並堅持可口可樂公司一直以來都視環境保護為公司政策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可口可樂公司向外界公佈他們將要求在印度享有盛名,經驗十分豐富的非營利環保組織 TERI展開關於可口可樂公司在印度的水資源與相關污染研究調查,他們強調此調查的透明性與獨立性。但是明明TERI的監察委員會會員中就有可口可樂印度公司的監委。而TERI組織有許多計畫都受到可口可樂公司的經濟贊助,在TERI的網站上,可口可樂即是企業贊助主之一。恐怕,還是最有錢的一個。

2006 年春天,可口可樂「全球勞工關係與工作環境」部門發言人Edward Potter在《今日商業》(Business Today)期刊上發表聲明: 「我們非常榮幸地連續第三年得到金孔雀環境管理獎( Golden Peacock Environment Management Award),這再一次證明可口可樂公司對全球環境保護的卓越貢獻與善盡大型企業的社會責任。」但他似乎忘了和大家說,頒發獎項給可口可樂公司的「世界環境機構與董事協會」(Institute of Directors and the World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裡面,就坐著一位叫Sanjiv Gupta的先生,他剛好也是可口可樂公司印度分公司的執行長與董事,至於刊載這則新聞的《今日商業》,這本普林斯頓大學主辦的重要雜誌,絕對不能否認可口可樂也是該校最重要的金主之一。

印度的紅十字會也同樣發表聲明,向全世界大加讚許可口可樂公司絕佳的環保政策。那麼,這會和可口可樂公司在印尼海嘯過後捐了一億元美金給相關支援團體,包括印度紅十字會在內這件事有關嗎?

DDT加殺蟲劑

印度新德里的科學與環境中心(Centre for Science and Environment)在2003年公佈了讓美國可口可樂公司非常難看的調查,不同於多數行動者團體,印度的CSE團體強調科學研究與行動主義結合,團體內有許多有行動者熱血的專業科學家進行各式長期研究。CSE發表的可樂報告書讓全世界的媒體,消費者,人民與環保團體感到十分憤怒。他們發現在印度販賣的可口可樂飲料所含的農藥劑量比歐盟的標準高了三十倍,DDT含量高於歐盟限制九倍。此後各界展開了縝密的相關調查,當時包括印度政府本身的實驗結果在內,都認為印度可樂產品含有農藥。在今年CSE公佈的調查發現,在第一次農藥調查過後的三年,可口可樂公司仍未做實際改善,而印度政府也未組織相關法規。印度可口可樂仍含有高量農藥與DDT!?

可口可樂鄭重否認他們的產品有農藥。今年他們在媒體上向消費者表示,他們的產品在任何國家都擁有一樣的最高品質管理,並且符合國際標準。為迎戰印度 CSE團體的指責,可樂公司展開印度媒體戰,在報紙上作大幅廣告宣稱自家標準完全符合世界衛生組織 (WHO)公定標準,而被點名的WHO則在今年九月致信印度可樂公司鄭重警告該公司不得繼續在任何廣告、傳單、名片、或任何印出來的東西上提及WHO的大名。

印度新聞中心(India Resource Center)在網站首頁寫下沉痛的宣言:「是怎樣的自大心理讓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公司,在印度政府證實其產品含大量農藥後的三年,他們還繼續把印度人民當做白老鼠?可口可樂公司自恃擁有我們所不知道的訊息嗎?還是我們印度人天生對巨量農藥免疫?可口可樂公司最好立刻公佈證明印度人能比歐洲人喝多24倍農藥的相關調查!」

可口可樂在今年八月曾邀請科學與環境中心(CSE)的董事長Sunita Narain女士見面並表示願意支持CSE向印度政府要求建立關於飲料安全的相關法律。CSE回信表示非常樂意與可口可樂公司見面並一起為印度公民健康做努力,Sunita要求可口可樂給CSE一份可口可樂委託英國實驗室 (Center Science Laboratory)所做的關於農藥與可樂產品調查的完整報告以便進行討論。可口可樂似乎不喜歡這個提議。這封信之後,可口可樂公司宣佈控告 Sunita 女士所領導的非營利團體CSE。

雖然在印度販售的可口可樂產品是否含有DDT與農藥看起來應該是一件立見分明的事,但遲至今日雙方仍各持不同意見,不管可口可樂如何強調他們的每一滴產品都是高品質,目前印度當地仍有許多地方政府禁止販賣可樂產品。

哥倫比亞疑雲

哥倫比亞的工會組織歷史向來充滿了軍事暴力。軍隊綁架、殺戮、鎮壓、虐待、恐嚇工會會員,領袖的事件,層出不窮。許多當地設廠的全球性企業對於軍隊暴力鎮壓工會活動都採取漠視與放任的態度。許多非營利組織,國際人權團體認為全球性企業在此類暴力甚至謀殺事件中,扮演並不單純的角色。而事實的真相往往在複雜的權利,軍事關係中消失。哥倫比亞最大的工會共同體 Central Unitaria de Trabajadores自1986年以來,已經有4000名成員被謀殺,其中包括幾乎所有的歷年領袖。許多工會成員或領袖在和大型企業談判的過程中,突然遭到暗殺。當那些要求縮短工時,提高勞工福利,保障最低薪資的工會成員被謀殺時,究竟誰是最大的受益者??

2004年,可樂工廠的 9600名哥倫比亞員工之中,84%都沒有得到固定合約,即是說他們沒有任何基本的勞工保障,工時聽天由命,加班沒有人會給他們津貼,工廠也絕對「不鼓勵」員工參加工會。當一個哥倫比亞的可口可樂裝瓶工廠的工人八成是世界上最糟的工作之一。特別是,如果你有心想組成工會,要求資方合理對待的時候。可口可樂在官方網站上表示,他們是一個非常維護各國勞工權益,以超高道德標準對待員工的公司。但至目前為止,已有八名哥倫比亞當地可口可樂裝瓶工廠工會會員被暴力警察謀殺,數百名工會會員或其家人被綁架、虐待、恐嚇。一名工會委員會成員,Isidro Gil,就在當地裝瓶工廠內,遭到武裝份子近距離的槍殺。

人是誰殺的??

誰知道!?

面對美國境內與各國越演越烈的學生抵制可口可樂產品運動,與世界媒體,人權團體,環保團體,與非營利機構的抗議,可口可樂公司在四月十號寫信給密西根大學副校長Tim Slottow強調可口可樂公司將會請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進行關於工廠多起暴力事件與謀殺事件的獨立公正調查。可口可樂公司希望密西根大學副校長能夠取消校內因應學生反制可口可樂而停止合約的決定。學生積極組成反對運動的訴求即是全球性跨國企業能盡到該負的社會責任,積極進行調查,並保護員工安全。當然,有許多團體認為可口可樂公司有介入暴力事件的可能性。

在涉及多國,複雜的暴力謀殺事件中,獨立公正的調查是十分重要的。這關係真相的釐清,未來暴力事件的預防,與受害者或家屬賠償。

可口可樂所委託的國際勞工組織並不是此案件合適的調查組織。事實上國際勞工組織裡企業主發言人Edward Potter即是可口可樂公司的全球勞工關係與工作環境(Global Labor Relations and Workplace Accountability)的主席。試問,這樣的組織能調查出任何真相嗎?全球最大反對可口可樂運動組織「可樂殺手」(Killer Coke)的負責人,也是行動主義大元老的Ray Rogers表示,可口可樂公司花了上百萬的律師費去打這些嚴重違反勞工人權的官司。結果可想而知,昂貴的正義會是站在誰的那一邊。而目前國際間也沒有一個可以提供公平調查,保護人權的組織。聯合國是不可能的,可口可樂在五年內贊助了聯合國一百項以上的計畫,共花了將近一百五十萬美金的預算,他們贊助聯合國包羅萬象的計畫,包括音樂、教育、藝術、文化、環境保護、運動等。跨國性企業疑似介入第三世界工廠勞工虐待,謀殺,與暴力鎮壓的眾多官司,目前仍是一場看似毫無公平機會可言的混戰。

第三世界與全球性企業大戰

目前許多大型托拉斯企業都捲入嚴重環境污染,違反基本勞工權,婦女兒童基本權益的案件。大型企業朋友很多,幾乎所有通路他們都花大筆的錢下去作關係,也或許他們是真心愛地球,愛文化,愛婦女,愛勞工,愛水,愛土地所以才花動輒百萬美元的經費去贊助一些重要時刻會出現或是會頒發環保,人權桂冠給企業主的機構。而當被控告上法庭時,企業主更拿出大筆經費去和那些工會成員或行動者團體打一場勝負易見的官司。

另外,可口可樂公司在墨西哥、迦納也被指控剝削及污染水源,在薩爾瓦多甘蔗田涉嫌使用童工,在土耳其可樂裝瓶工廠則發生了可樂公司召集1000名鎮暴警察鎮壓員工和平抗議資遣的活動,約有90名婦女及兒童受到毒打並需要治療,國際勞工權益基金會全程錄下鎮暴實況,並為他們提起法律訴訟。

這就是近幾年全球學生反大型企業運動盛行的原因。弱勢團體,包括第三世界的婦女兒童勞工基本上很難抵抗挾持幾百億元的大型企業,輕輕一掐,他們就全部都死了。資源極度缺乏的貧窮世界人民面對被污染的水源,面對超過人體負荷的工作時間,極不健康的工作環境,充滿暴力與脅迫的管理,被暗殺綁架的可能性,能支援他們的,只有挺身而出的學生團體,那些遠在天邊的國際學生團體和當地總公司或分公司施壓抗議,以嚴正要求企業主提供合理並符合人權的照顧與管理,並要求在發生重大暴力事件時,進行公平與真實的調查。另外,提供實際支援與專業幫助的國際人權與環保團體也是第三世界人民的靠山之一。既然全球化已是目前不可避免的人類歷史大勢,以消費方式去抵抗那是第一世界公民的方式,對於第三世界代工身分的人民來說,全球性企業已是他們生活中攸關生死的一部分。

監督大型企業才是全球化進程中目前最急需做的事。不管在任何國家任何地方,學生團體、工會團體、非營利組織都可以透過遊說、監督、宣導大眾,技術交換而照顧到第三世界的婦女,兒童,勞工。而這點,顯然是全球化最具人性與正義的一部分。畢竟,每個人在喝下一口可口可樂時,除了有過多的糖、污染的水,廉價工人的血汗外,還有還有第三世界的環境正義。

參考資料: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