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全球正義運動的正面主張──介紹《阿雷格里港宣言》

不少人批評近年興起的全球正義運動(反全球化運動),認為這個運動對世貿等組織和政策只懂一味反對,卻拿不出一套取代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方案。其實,這類批評多份出於誤解(如果不是懷有偏見的話)。雖然全球正義運動的參加者來自五湖四海、見解五花八門,但都基本同意由世貿等組織推動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只會帶來更大的貧窮、社會不平等和環境破壞,而各國人民通過自下而上的抗爭是可以實現一個美好的世界的。下面介紹的是運動的一點思想積累。全球正義運動不僅有向統治精英激烈抗議的一面,也有討論運動戰略和策略的相對靜態的一面。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就是承擔全球正義運動的後一種功能。2005年1月26至31日世界社會論壇在巴西阿雷格里港舉行第五屆大會,來自全球135個國家和地區的15萬人參加了2500多場報告會和討論會。最後論壇由出席代表伊曼紐爾.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美國社會學者)、薩米爾.阿明(Samir Amin埃及學者)、瓦登.貝洛(Walden Bello菲律賓學者和活動家)等19位知識分子共同起草了《阿雷格里港宣言》。雖然《阿雷格里港宣言》只是世界社會論壇部份參加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論壇正式立場,但它提出的12條提議,仍可視為全球正義運動的階段性思想成果。現將該《宣言》及逐條評介如下:

《阿雷格里港宣言》

自從2001年1月召開第一屆世界社會論壇以來,無論在國家還是在地方層面,社會論壇現象已超越自身而擴展到所有大陸。它導致了一個致力於公民權利和公民鬥爭的世界性的公共空間的出現,並允許人們就替代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暴政的政治方案進行詳盡討論,而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把金融市場、跨國公司、美帝國主義及其軍事力量作為其基本的推動力量。

由於參與論壇的個人及社會運動的多樣性和團結性,這項替代性全球運動越來越成為需要從全球視角加以考慮的力量。在論壇所提出的無數建議中,許多已得到世界各地諸多社會運動的支持。作為《阿雷格里港宣言》的起草者,我們決不自稱代表整個世界社會論壇,而這項宣言也完全基於嚴格的個人基礎之上。

我們已經認同以下12條提議,我們都相信,這些提議會給另一個不同世界的建設帶來理性和方向。如果這些建議能夠被貫徹,這將使公民們能掌握自己的未來。因此,我們試圖把這些基本要點提交所有國家的參與者及社會運動來審查。因為正是他們將在所有層面——全球層面、洲層面、地方層面——上奮勇前進,並為這些提議的實現而鬥爭。

的確,我們並沒有幻想各國政府和國際機構會自發地執行這些提議中的任何一條,即便它們出於機會主義考慮可能會宣稱這麼做。

通過新經濟措施的推行,另一個不同的世界必須尊重所有人的生存權。為此,就有必要:

(1)取消南方國家的外債。南方國家已經多次償付外債,這些外債已成為債權國家和地方性、國際性金融機構行使特權的手段,從而使絕大多數人處於其控制之下並使他們飽嘗痛苦。需要補充的是,還有必要收回腐敗的領導人所竊取的巨額財富。

無條件立即取消南方國家債務已成為各國民間運動的普遍要求。有人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問題是當初向世界銀行借債的只是南方國家的上層統治者,而非全體窮國人民。例如1973年智利政變上台的皮諾切特和菲律賓獨裁者馬可斯,都從西方取得巨額貸款。這些統治者往往既專制又腐敗,得來的貸款多數以高利率貸給第三者,或者乾脆把資金存入瑞士等國家的銀行,可是還債的苦果就要該國人民來承受。

(2)對金融交易,國外直接投資、跨國公司合併收益、武器交易以及導致嚴重溫室效應的生產活動徵收國際稅(最要緊的是針對投機資本徵收托賓稅)。這類財政收入,外加應佔富國國民生產總值的0.7%的公共發展援助應該被直接用於同重大流行疾病(如愛滋病)的鬥爭,用於保證所有人都能享有潔淨水、住房、能源、健康和醫療、教育以及其他社會服務。

把資本管制(過去廿年,新自由主義的主要政策之一是解除對財團投資的應有管制,讓資本特別是投機性資本在全球自由流動,造成和加劇一波接一波的經濟風暴)與大力發展醫療、教育等民生事業兩方面的要求有機地結合起來,容易被一般民眾所理解和接受。本地社運對資本管制的觀念和方法比較陌生,需要開展討論:應否把托賓稅、生態稅納入作為本地運動的綱領?

(3)堅決摧毀所有形式的財政、 司法和銀行的「樂土」,這些「樂土」除對有組織犯罪、腐敗、各種非法交易、詐騙、逃避金融監管以及大公司甚至政府的非法操作有利以外,幾乎一無是處。這些 「樂土」不僅限於某些國家的法律不完備的地區,還存在於發達國家的法律體系中。因此,對進出這些「樂土」的流動資本以及參與資本運作的機構和個人徵收資本交易稅是一種明智做法。

最近有人揭露智利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可能把在位期間侵吞得來的巨額資金存進香港匯豐銀行,只是金融腐敗的冰山一角而己。怎樣追查、索回獨裁統治者在瑞士、巴拿馬、開曼群島、澤西群島這些離岸金融中心的存款呢?其中不少是人民血汗啊!

(4)地球上所有居民都享有工作的權利,都享有社會保障和退休金的權利,而且要做到男女之間權利的平等。無論在國家還是在國際層面上,這都應該是所有公共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新自由主義政策促使各國勞動者的待遇向下比賤,把過去稍為保障婦女的法例削減,以滿足大資本無止境的利潤追求。這條建議把多數人的就業和生活保障──而不是財團利潤──放在第一位,爭取全球人民的生活待遇一體上調。

(5)推進所有形成的公平貿易,抵制世貿組織提出的所有有關自由貿易的協定和規則,引入具有進步傾向的操作機制,以便在商品生產和服務方面推行一致的社會和環保標准。教育、健康、社會服務和文化等應該被排除在世貿組織制定的《服務貿易總協定》範圍之外。

怎樣提倡各種形式的公平貿易呢?一種意見認為只要把勞權和環保條款加進現有的世貿法裡面;另一種意見認為只有大大縮小世貿的管轄範圍甚至廢除它,才能有效推動公平貿易。另外,起草者似乎漏了要求將食水供應剔除在《服務貿易總協定》範圍之外。

(6)通過推動農業生產的發展,確保所有國家有權享有食品主權和食品安全。這意味著完全禁止所有農產品出口補貼(主要是美國和歐盟),以及為避免傾銷而對進口產品有徵稅權。同樣,對用於消費的轉基因產品的生產和進口,任何一個國家或國家集團都必須制止。

為了貫徹食品主權,需要改變農產品的不公平貿易,就要取消發達國家的農產品出口補貼(發展中國家應酌情處理);為了貫徹食品安全,就需要立法禁止基因改造食品的生產。

(7)對所有類型的關於生物(人、動物或植物)的知識,都禁止授予專利權;禁止對各種公共物品特別是水,實施私有化。

世貿知識產權協定和各國的相關法例應該取消對基本藥物和生命形式的專利權。藥物、生命基因、水甚至空氣的私有化,徒增大資本的商機,卻讓人類的生存和生命的延續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8)依靠公共政策來反對各種歧視、排外主義、反猶主義和種族主義。完全認可土著居民的政治、文化和經濟權利(包括使用自然資源的權利)。

在人民權利不斷遭到侵蝕的所謂全球化時代,強調、推動人民不分種族獲享公平權利,是全球正義運動的重點。

(9)採取緊急措施來消除環境惡化以及溫室效應所導致的嚴重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威脅,這些威脅是由於個人交通的快速發展以及對不可再生資源的過度使用所造成的。立即推行一種替代性發展模式,這種模式建立在如下基礎之上:在全球層面上,有效和有節制地利用能源,對自然資源尤其是潔淨水進行民主化的控制。
當前如此之多的排放二氧化碳的交流工具,造成全球氣候變暖,主要不是因為「個人交通的快速發展」,而是因為往往是不必要的全球自由流動的商品貿易造成。而這種併命增加出口貿易(而不是首先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的發展模式受到世貿等國際機構的鼓勵。

(10)除在聯合國明令之下的軍事行動以外,立即拆除所有外國軍事基地,實現從所有國家,特別是伊拉克和巴靳斯坦的撤軍。

怎樣把反對新自由主義和反戰(可以理解為武裝起來的新自由主義,有人指美國攻打伊拉克是為了「用武力炸開一個自由貿易區」)結合起來,是本地社運不可迴避的課題。

(11)為確保所有公民都享有獲取資訊的權利,為此有必要通過下述法案:終結大型媒體集團對媒體的壟斷;保證新聞記者的自主權利;支持非盈利性出版社、替代性媒體以及社區網絡的發展。

新聞自由的威脅不僅來自專制政權,還源於「大型媒體集團對媒體的壟斷」。可惜我們對此討論得太少了!

(12)對國際機構推行民主化改革,以確保《聯合國人權宣言》所規定的人權以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得到弘揚。這意味著要把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貿組織納入聯合國的決策機制和體系之中。如果美國一再違反國際法,那就考慮把聯合國總部從紐約遷到另一個國家,而南方國家更為合適。

把推動新自由主義的國際機構合併到聯合國之中,是否就是對「國際機構推行民主化改革」的善法呢?聯合國是否公正無私,還是只是霸權國家的分贓工具?把聯合國總部搬到南方國家是否能改變(至少基本改變)美國的霸權行徑?恐怕需要更多討論。

這去幾年,對全球正義運動沒有正面主張的批評一直不絕於耳,《阿雷格里港宣言》的發表無疑會改變這種狀況。《宣言》的12條提議反映了目前這個群眾運動的水平,為運動指明了較為明確的爭取方向。

林致良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