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利潤主導下的環保事業,環境難保、民眾健康更難保!

地球萬物枯榮,都與太陽息息相關。現代科技的進程,已預示未來人類能源應用,正朝向回歸自然的方向──太陽能發電。人類應用能源回歸自然,對於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遠景,起到積極的作用。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制度,使可持續發展的遠景蒙上層層難撥的陰霾!因為絶大部份的環保產業每每產生另一類的污染,具未來意義的太陽能發電,其設備製造、開發環節的所產生的污染一樣面對破壞環境的責難,為業界專家所關注,認為不可小覻。
直至目前,太陽能發電的設備,應用最廣的是多晶硅(Polysilscon)太陽能電池。中國礦業在開採含二氧化硅(SiO2)量高的硅礦時都有粉塵大的問題,雖採取種種除塵措施仍難達到國家對粉塵中二氧化硅(SiO2)的控制要求。[1] 粉塵是矽肺病的元兇,早為世所公認。中國工人在多種生產前綫中缺乏適當的保護裝備,早為不少相關報導所指責,礦業工人的具體狀況,相信離此不遠矣!

除了開採硅礦時有粉塵大的問題外,中國國內大部分廠家在生產多晶硅的過程中,產生大量有毒副產品四氯化硅(SiCl4),難以回收處理。而生產太陽能電池組件時,由於在製作環節大量使用氫氟酸,每天也會產生大量的含氟廢料。據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http://www.cres.org.cn/html/gywm/201101143.html)副理事長孟憲淦介紹:「多晶硅是高污染和高耗能產品。在生產多晶硅時,會產生8倍於它的四氯化硅和氯化氫,[2]這是兩種高污染有毒液體,且其再利用的成本昂貴,目前有一半的中國企業因為經濟問題而未裝設或未完整安裝相關的回收設備。」[3]
在商言商,太陽能電池板的製造商、硅石開採商大多不會向公眾透露污染或破壞環境等問題,這種問題最好以最低成本去解決,否則就以不解決為解決。例如「以租代征」的海南文昌福耀矽(硅)砂有限公司,該公司的採礦區,位于文昌市龍樓鎮全美村和吉水村,整個礦區2平方公里土地都是以「出租」方式獲得使用權的,租金極低,10年僅160多萬人民幣。項目運行7年後,採空區已形成了深10多米、面積為500多畝的「礦湖」。10年租約期滿時,礦湖將更大,因為土地硅砂質量佳,只剩3%的土壤填回,根本不能復耕,大大影響當地農民日後生計。[4]

又如「始亂終棄,縱容搏亂」的店子村北山硅土礦區,礦山位於山東省濰坊市臨朐縣東城街道黃埠店子村北山,五年前開挖後,突然荒廢;開礦時毁壞了的植被,又不複墾,只留下一個爛攤子[5];隨後又發生私自盜挖、無人管理的情況,而且一日比一日嚴重,一日比一日明目張膽,這不但毁壞了山體,還毁壞了村子的道路。[6]

去年,據浙江在線9月17日報導,浙江海寧因環境污染問題,發生一起群體性事件,經公安部門清場,事件才暫時平熄。事件中涉及的企業,浙江海甯市袁花鎮紅曉村晶科能源公司廠房,被要求停產。海寧市環保局一位負責人就此事對浙江在線記者回復稱,晶科能源確實存在環境污染問題,環保局已下發了行政處罰47萬元,並要求其立即停產、採取措施處理和解決相關問題。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是以生產太陽能硅片為主的光伏產品製造商,由於生產1000噸多晶硅,會產生三氯氫硅3500噸、四氯化硅4500噸,而未經處理回收的三氯氫硅、四氯化硅是有毒液體,對環境的污染極為嚴重,對人畜均有危害,據說能誘發癌症。目前,晶科能源是中國名列前茅的太陽能下游產品生產商。[7]

當今世界多晶硅電池生產技術以美、德、日三個發達國家最先進,污染控制技術水平較高,其關鍵技術只作有限度的輸出;而中國大部分多晶硅提煉技術都是從國外引進的,普遍應用的是改良西門子法,技術仍然落後於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家,污染控制水平較低。[8] 然而,近幾年來,中國光伏產品的出口量佔全球約90%。截至2010年,中國光伏電池產量約佔全球總產量的50%,已經連續多年居世界第一位;2011年中國太陽能電池產量佔全球比重,更大幅攀升至61%。[9] 作為光伏大國,中國本土正在承受著光伏製造業帶來的巨大污染壓力。甚至有中科院院士直言「 生產太陽能產品把污染留在了中國」。[10]

面對生產多晶硅太陽能電池的高耗能、高污染的問題,業界傾向發展污染度低的非晶硅太陽能電池物料,根據美國太陽能發展數據顯示,從1998年到2007年間,多晶硅發電所佔的比例,由90%下降至60%。雖然如此,在中國生產非晶硅太陽能電池的廠家仍處極少數,主要原因是大部份的廠家,在生產非晶硅太陽能電池的技術未到位,生產出來的產品在轉換率和壽命上與多晶硅電池還有很大的差距。[11] 況且很多中國生產廠商尚未取得TUV/IEC(歐洲權威認證中心)或UL(美國權威認證中心)的認證;而獲得認證的廠家,會要求訂戶交付50%的訂金。[12] 從成本及生意角度來考慮,大多數的中國生產商仍會採用高污染太陽能電物料製造太陽能設備!這是不難理解的情況。
在中國,多晶硅電池的污染尚未有完善的防止系統及措施,而根據來自美國田納西州大學的一項新的研究聲稱:到2022年,太陽能發電行業直接造成的鉛污染可能相當於目前全球鉛產量的三分之一。田納西州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助理教授ChrisCherry指出,太陽能發電嚴重依賴鉛蓄電池,像中國和印度這樣的國家可能釋放超過240萬噸的鉛污染物。ChrisCherry教授對太陽能產業提出了批評,並指出電池行業是鉛的最大消費者,占全球產量的約80%。 有行業領導者表示,太陽能光伏產業應該開展鉛回收計畫。Cherry教授說:「對鉛蓄電池行業的環境保護方面的投資,電池回收政策的制定,這些在國家的太陽能發電部署中都需要考慮到。如果情況得不到改善,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鉛電池的使用將導致環境的污染以及工人和兒童的鉛中毒。」[13]

太陽能光伏產業若能開展鉛回收計畫,對環保工作當然是大大的好事。但是生意人的想法會是另一個版本──領先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Solarcentury的首席技術官Dan Davies表示:電池製造主要集中在汽車行業,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卻有人要求光伏行業開展回收計畫。很顯然,鉛污染的問題是嚴重的,但問題不是出在太陽能行業。目前使用的鉛電池佔了鉛產量的80%,其中大部分用於汽車電池,汽車行業更應當為此負責並採取回收計畫。[14]

回收計劃從來都不是免費的,由於任何要企業承擔的責任都要計進成本中,因此企業出錢的時候,找出最大責任者,是自己的最佳的擋箭牌。多年來,中國大陸和台灣太陽能廠商在市場上打的勝仗,就是透過領先的「成本優勢」來取得的。「成本優勢」實際上就等於低成本。如果實施回收計劃,事實上就是削減優勢,絶大部份的商家是不會考慮的,因為誰能夠為終端市場提供低成本且高品質的產品,誰就能出現在新的全球前十的名單上。[15] 而成本高的廠商,前景堪虞。去年德國太陽能經濟聯合會指責中國,以不公平競爭(中國生產品價格低於德國30%),讓德國本土太陽能產業深陷生存危機。例如柏林太陽能電池生產商Solon在2011年12月宣告破產;短短一週後,太陽能電站德國製造商Solar Millennium也宣布倒閉;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大廠Q-Cells更在財務危機中掙扎,股價下跌九十九%,破產指日可期。而德國太陽能企業Sunways甚至在今年初,被中國江西的賽維LDK收購。德國是太陽能應用較廣泛的地區,佔全國總用電量3.2%,太陽能設備生產技術先進,防污功效較高,[16] 可在劣幣驅逐良幣的現實下,就是經受不起「成本優勢」的衝擊。太陽能設備生產技術先進的美國,面對「成本優勢」的中國,她採取了貿易保護主義的手段──對中國太陽能電池及電池板收取2.9-4.7%的關稅。[17] 從兩個太陽能設備生產技術先進國家的遭遇及應變措施中,人們可見環保事業常會遭到「成本考慮」而挫敗,當然這些所謂成本,其實只是資本家腰包裏的錢,至於山村、土地、樹林、河流、人蓄健康的代價,就不在其帳本之中!!

中國太陽能設備產量高,市場佔有率大,而且她的官商關係比任何資本主義國家都要密切,她那隻「無形之手」既操控市場,又阻礙了自然環境的修復能力;她的生產活動既不珍惜那片土地可持續使用,又不憐憫活在土地上的子民。利潤主導的經濟結構實在已到了不得不改弦易轍的地埗,但中國却在這十年間飛速前行,快得讓中國民眾呼籲她:等一等你的國民!看來人類要真正應用能源回歸自然、廣泛生產太陽能發電產品,首先就要讓中國真正實行珍惜土地法案,不隨便挖爛土地;真正保障公民生命財產,不濫征村地、不放毒江河、不毒化土地、不……可是,在中國目前這種政治環境下,連污者付也難以得到落實;由此之故,目前人類的環保事業,難保環境,民眾健康更難保障!!!

二零一二年八月

標籤: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