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天津日報:水資源與水價趨勢

 

來源:天津日報 2009年12月5日

飲水安全、水價走勢,一直是廣大讀者關注的熱點。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12月1日向社會公佈居民水價調整聽證方案要點,居民水價每立方米擬上調0.9 元。 12月3日,濟南市物價局發佈公告,於本月18日對水價每立方米上調0.2元進行聽證。消息一出,水價問題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11月18日至20日,第四屆中國(國際)水務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議題涉及全球金融危機與中國水務產業發展、水價改革的政策走向、城市污水處理與回用現狀、農村飲水安全的現狀及存在的問題等多方面內容,與會者多是中國水務領域的政府官員、專家學者和海內外企業老總。記者採訪本屆水務論壇,發現記者關注的問題,恰是本屆水務論壇熱議的一大主題——水價改革的政策走向,現擇其主要內容報告如下。

水成本

與飲水安全

本屆論壇設有媒體見面會,首都眾多媒體記者出席會議,坐滿北京新世紀日航酒店偌大的會議室。

見面會上,主持人、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秘書長駱建華開篇列出諸多話題,望大家廣泛提問,不想記者們只就水價問題一個個輪番發問,而且窮追不捨。例如,記者們再三追問企業的成本和利潤率是多少?追問外企在華的利潤空間有多大?說到底,就是想問為什麼要漲價?近幾年水價數次上調,社會上有議論,認為供水部門已成暴利行業。

然而,水價是個極其複雜的問題,就其結構而言,堪稱是中國最複雜的一種價格,絕非三言兩語能夠說清。與會的幾大企業代表,既不想公開自己的商業秘密,又要辯解自己的處境——

北京首創負責人

質量與價格相輔相成

其實價格也好,質量也好,都是相輔相成的。我們現在關心的,不是我這個企業在現有價格下能賺多少錢,而是我們所服務的對象,他到底要什麼樣的服務?在服務對象確定我能夠滿足需求的情況下,我自然會去要求我應該要的水價。

在中國,我感覺大家總在低質量、低價格的問題上爭論,於是乎,民眾也好,媒體也好,更多關注的,是價格的高、低,而不是考慮我們現有服務質量如何或者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從首創自身角度說,企業在什麼價格下都得賺錢,就是說,你去提供更好的服務,你的成本就要增長,價格如果太低的話,受到傷害的不只是企業,還包括用戶。因為,價格太低,服務質量難以保證。也許,某些大企業,能在價格較低的狀態照常運作,哪怕虧了錢,也按質按量地去完成,但長久下去,這個企業自身會死掉,剩下來的可能就是那些不能按照質量標準提供服務的企業了。所以,低價、高價不應是當今水務問題的關鍵,關鍵問題是應如何提高我們服務的質量。如今在中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商品的價格都已不再是討論的中心,大家討論的話題大多數是圍繞著質量。為什麼我們真正日常用量最大,且跟我們身體健康、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這一產品——水,大家反倒不去討論如何提高質量的問題,而是更多地爭論價格呢?我覺得我們應該認真地思考一下了。

環境商會負責人

走市場化道路,成本完全可以公開

水價確實是一個熱點問題,我們坐在一起,是要弄清這個問題,而不是彼此之間進行辯論或像在網上一樣直接攻擊。我覺得對整個水務市場也好,對老百姓也好,沒有從爭論裡面得到任何好處,由此產生的誤解,可能還會對整個行業的發展產生一些致命的影響,本來是想解決問題,卻因各自角度、觀念不一樣,制約了這個問題的解決,導致水價沒有解決,可能還要引發一系列的後遺症。所以,我覺得今天的這個溝通是非常必要的。

那麼對於水價來講,大家在爭論,但是為什麼不爭論電視機的價格、汽車的價格?原因很簡單,那是一個完全競爭的市場,市場會解決這個問題,它不需要政府過多地參與。我歡迎我們在座的媒體到我們所有企業去調查,你挑一個企業去解剖一下,看目前的成本到底是多少?這對於我們來講,完全可以公開,財務也可以公開。這裡有一個問題,大家都提漲價的問題,其實,要是不漲價也容易,就是所有投入全由政府來拿,但政府做不到這點,中國做不到,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政府也做不到。

政府的錢實際上也是納稅人的錢。作為企業,水務行業,大家可以做一個選擇,比如說整個城市的投資要十個億,一個是財政來投,財政投完了,可以折舊,也不要利潤,這個水價肯定是低的;另一個選擇,是走市場化,讓企業去投資十個億,企業要一個科學的水價,其間,水價的成本是科學的,是實實在在的,不是靠大家通過激情爭論得來的。所以,對這一塊來講,大家可以去了解整個價格的構成和促使漲價的原因,做一個解剖,單純地去談價格,很難談。價格是由各種成本構成的,把這些成本做個分類,然後查它漲的有沒有道理,該不該漲?哪些該漲,哪些不該漲?我覺得對此應有一個理性的認識。

走市場化道路,是改革的趨勢,不可阻擋。提倡市場化,一定要通過市場的准入政策,而不是靠一些區域性的公司——這個地盤是我的,永遠是我的,別人都不許來,若是那樣的話,我認為其漲價的速度,會遠高於市場化下的漲價速度。所以,關於成本,其實我們企業也在建議,國家應有一個專門的評估機構,外資、國有企業,都去嚴格考核他成本的合理性到底在哪?我想在座的企業沒一個怕公開我們的成本,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做的是最好的,我們做不到,別人更做不到。公開成本,對於行業的領先企業來講,我認為不是壓力,而是一個機遇,證明我們做得比別人更好。我希望做得不好的那些城市,他們的那些項目最後也能交給我們在座的、能夠做得好的企業去做,這對社會也是一個很好的交代。

但有一點,只要市場化,就面臨價格的調整。這個價格可能往上調,也可能往下調,不一定是單向的,調整要有依據,大家在一起,不能一個要漲,另一個說不能漲,我們完全可以按照市場經濟制定的原則,制定出一個調價的準則和公式,根據這個公式來調。我們的油價,現在國家發改委已經跟國際油價有點聯動了,這就是一個市場機制。當然,大家對此批評也很多,說調得向上多,向下少。我覺得,水價是否也可做些聯動的東西,就是該調的時候,國家應該保證企業維持正常運營所需要的東西;如果整個企業的成本都下來了,那麼價格就可以往下調。現在為什麼整個水價在上調?大家可以做全國性調查,我國660多個城市,現有多少城市自來水的水質能達到國家現在規定的106項標準?這是第一個。第二個,要我們的飲水達到國家的標準,達到106項,不做投資那是不可能,因此不漲價也是不可能的,企業不可能通過現有的系統,消化那麼多因大筆投入而帶來的壓力。所以,我覺得大家對於價格應當分析一下,哪些是因資本投入帶來的,因為資本有折舊、有利息;哪些是由於電價等因素的變動引發的?哪些是因企業管理不善造成的?把這些責任區分開,屬於企業管理不善的,你說你的成本是多少錢,即使是五毛錢,政府也就給兩毛錢,因為社會平均的成本可能就是兩毛錢。

另一方面,大家也可以研究一下國外整個水價的發展趨勢。從全世界角度來講,這點我覺得不可否認,包括英國,水價的上漲速度非常快,原因在哪兒呢?原因是對水質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小時候的水,可能根本沒化驗,加點兒藥,甚至有的到過濾池一過濾就出來了。我小時候喝水,水龍頭出來的水是黃的,沉澱一下才能喝,但那時候的水,裡面最多是泥,沒有化學物質。而如今,我們對飲水的要求也是越來越高。坦白地講,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價格低了,別管國企、還是外企,包括傳統自來水企業,誰都受不了,不可能說價格遠遠低於成本,還能讓這個企業維持,別說自負盈虧的企業,就一個事業單位也沒法兒維持。

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傅濤主任

中國水,必須改變低價低質狀況

我跟大家說一個數字,我們全國4000個自來水公司,幾乎有一半就不化驗,基本上就只有一個實驗室的牌子。我們有將近一半鄉鎮,其自來水廠缺乏化驗的能力,雖有化驗室,但無化驗。目前我國真正能化驗106項的自來水廠,目前在個位數。能化驗36項的自來水公司,可能也就幾百家,這是目前我們水質的狀況。中國的水,多少年來是一種低價低質的服務狀況,現在水價的問題為什麼越來越突出了?是因為我們找到了讓自己的生活逐漸和歐洲發達國家接軌的標準,這標准給我們一個藍圖,而要實現這個藍圖是需要投入的。

節水

與水危機

中國水科院水資源所所長王浩以水價推動節水型社會的建立

大家都知道,中國是一個水資源條件不是太好的國家,和絕大多數發達國家、和主要的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的水資源條件算是很差的,有這麼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人均水資源量少。全世界153個有水資源統計的國家裡,中國的人均水資源量,從高到低,排在第121位,是很靠後的。全世界平均一個人一年大約佔有8000立方米的水資源,中國一個人一年只有2050立方米。

第二個特點,南北方水資源分佈特別不均勻。南方國土面積是一半,人口是一半,水資源佔全國84%;北方人口、國土面積也佔全國一半,水資源只佔全國16%,而這16%的水資源還得應付糧食安全,耕地又是北方多,我國65%灌溉面積和耕地集中在北方。北京人均只有175立方米的水,大家都知道以色列缺水,但以色列一個人一年還有300立方米的水呢,中國北方水資源的緊缺可想而知。物以稀為貴,水越短缺,資源稀缺性越大,價格也越高,所以水價和水資源緊張的狀況是相聯繫的。

第三個特點,時間分佈也很不均勻,中國是處在東亞季風區,屬於大陸季風氣候,到了雨季就是暴雨洪水,到了旱季河道就斷流、就乾涸,豐枯之間需要很多水利工程來調劑,這也需要投資,加大了水資源使用的成本,也提高了水價。

在這樣一個緊張的情況下,未來的形勢可以說更加嚴峻,因為咱們的人口還要進一步的增長,從現在的13億多,預計要增加到人口高峰期時的15.2億,高峰期大約在2030年前後。未來人口增加到15.2億時,農業上還得再增加幾千萬畝灌溉面積,這樣增加的糧食才能滿足需求,這樣農業的用水得從現在5700 億增加到7100億。另外,城市化規模還要進一步擴大,一個人在農村一天的生活用水也就是50-60升,包括餵牲畜的水,到了城市要用150升、160 升,增加了100升,城市人口再增加幾億人,所需的水量會增加很多。此外,我們的工業化也還要再進一步發展呢,其用水量未來也是呈現增加的態勢。

水資源越來越緊張,解決這一問題,沒有別的出路,最根本的出路就是建設節水型社會,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而要建設節水型、防污型社會,就需要建起一個經濟機制,讓節水的人有利可圖,讓治理污染的人有利可圖,這個事情才能做好。從整個情況來看,自然資源的低價,或是無償給全社會各經濟成分的人使用,勢必會造成國有資產的巨額流失,社會上好多人養成浪費用水的習慣,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因為過去數十年來水價過於便宜、近似於白給養成的,因此這也是中國水價必須要改革的原因之一,自然資源不能再低價和無償地被各種經濟成分的人群所用了,《憲法》規定自然資源是全民所有的,是一種公共財產,從中國水資源的本土情況、從中國水資源未來供需發展態勢上看,水價改革都是必然現象。

以水價推動節水型社會的建立,國外早有先例。有專門研究指出,當水費佔家庭收入1%的時候,對消費者來說,心理影響不大,現在中國的水價都低於1%,所以心理影響不大,價錢高一點、低一點對節約用水的行為產生不了多大的影響;當到2%的時候,有一定的影響,消費者開始關心水價;當到2.5%的時候,消費者開始重視這個問題,開始注意節水;當到5%的時候,水價對居民心理影響較大,開始認真節水;當到10%的時候,影響很大,消費者開始考慮水的重複使用問題。像中東缺水國家,水價的支出一般佔居民收入的7%左右,佔的比較高。亞洲部分國家居民水費支出佔收入的比例:印尼為2-5%;泰國2-3%,馬來西亞、菲律賓水豐富,但水價佔收入的比例還是比中國高,為0.8-1.6%;新加坡小於1%,斯里蘭卡1.38%。再看我們中國,特別是北方地區,缺水程度重過中東,城市居民水價佔收入的比例一般低於0.8%,如北京0.64%,大連0.6%,濟南0.66%,上海0.29%,南京0.44 %,杭州0.31%,廣州0.31%,香港0.3%。而調查結果表明,亞洲地區凡是水價佔收入的比例處於較低水平的,通常不能引起用水戶對節水的關心。

如何以水價促進節水型社會的建立,也就是緩解水危機的問題,王浩提出了幾點建議,其中兩條直接與居民用水有關。

建議推行階梯式水價,盡快實施居民生活用水階梯式水價制度,提高居民的節水意識。對超定額用水戶要嚴格實行累進加價,實行階梯式水價和超定額累進加價的城市,可在合理核定各級水量基數情況下,適當擴大各級水量間的價差,促進節約用水。在適當的時機也可以實施季節性水價,在用水十分緊張的城市,可以考慮對不同季節的用水實行季節性水價,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高用水期水資源供需緊張的矛盾。

建議重視、完善對弱勢群體的水價補貼政策。為避免水價改革對城市低收入家庭弱勢群體產生較大的影響,各地在調整水價時要充分考慮低收入家庭的承受能力,要根據水價調整的影響,對低收入家庭因地制宜地採取提高低保標準、增加補貼等多種方式,確保其基本的生活用水,保障其基本生活水平不降低。

水資源

與糧食安全

糧食安全歷來是中國的頭等大事,13億人口,缺糧不可思議,相比水價的高低,想必人們更加關注糧食的安全。然而水資源與糧食安全之間,又存在著怎樣的一種關係呢?

水利部

綜合事業局副局長鄭通漢

農業水價綜合改革,改變灌溉效益低、灌溉面積萎縮狀況

大家知道中國水資源狀況非常不好,剛才王浩院士都介紹了,我就不具體講了,反正是缺水。中國水資源非常緊缺,隨之糧食安全也就受到很大製約。因為要解決糧食問題,保證國家糧食安全,就必須實行灌溉農業。而灌溉,特別是解決大型灌區的灌溉,那就得用水。而水,本來就很少,但在灌區的系統中又存在著大量浪費的問題。

大中型灌區是我國保障糧食安全和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但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好,主要問題是:設計標準低、工程不配套,絕大多數灌溉設施修建於上世紀50至70年代,損毀嚴重。據我們調研,我國目前400多處大型灌區骨幹工程損毀率將近40%,大型排灌泵站工程完好率不足60%。末級佢係工程存在問題更多:跑、冒、漏,不是截,就是堵,水在上游一公里,看得到卻用不上。水利部為什麼要搞農業水價綜合改革?就是因為灌區的這種狀況——灌溉效益低,灌溉面積萎縮。

灌溉設施不好,水量損失就很大。比如說我們用於灌溉的水,利用率平均只有45%,意味著供一方水,最後澆到農民地上的只有450升,因此農民實際水費支出就較高。 2006年我們隨機抽查了200個農民,讓他們把家裡交水費的發票拿出來,一個個核對,平均水費支出42元/畝,水費約佔當年農業產值的5%,超過了每畝純收入的10%,個別地方水費達到130元,達到種糧成本的20%以上,就這樣,四川某些灌區因為灌不到水,乾脆退出灌區。

保障糧食安全,方法有兩個,一是增加糧食播種面積;二是提高複種指數,但前提都是要有良好的灌溉條件,灌溉條件好,即使出現嚴重的干旱,糧食畝產仍可提高。為此我們搞農村水價綜合改革,經過大量調研和實踐研究,提出了這樣一個思路:即以灌區末級佢係水價改革為龍頭,開展工程建設,最終建立起農田水利良性運行的機制。所謂工程建設,即是對末級佢係的工程進行節水技術改造,對用水戶進行規範化用水,推行農民用水自治,建立末級佢係產權制度,實行終端水價制。這件事情得到了溫家寶總理的高度支持,專門做了批示。這件事情在財政部專門建立一個中央財政末級佢係節水改造監督機制,引導廣大農民進行水利工程改造,逐步推行了農業水價的終端改革。

近些年水利部在全國設立了一些改革的試點,規模為150萬畝,涉及134個鄉鎮,582個鄉鎮村,總人口88.74萬,195個用水戶協會,總投資6.75億元,其中中央財政出一半,地方通過貸款、水價調節等方法出另一半。在試點區裡,把水利工程體系,從乾渠開始到農民的田間地頭全部工程都建好了,建完以後把產權制度辦好,然後交給農民用水戶協會,由協會成員自己組織進行用水自治,並頒發了產權證書,讓終端水價得以推廣。結果,在試點區裡,農業灌溉水利用係數提高,由原先的62%提高到78%,其節水效果,試點區內水價綜合改革措施實施前灌溉總用水量53698萬立方米,實施後減少了9666萬立方米,減少21.95%。實踐證實,末級佢係平均每投入2.5元可節水1立方米,節水效益明顯。改善後灌區,灌溉週期由原來的13天縮短到8天,糧食作物畝均產量增產了80公斤,棉花畝均增產了60公斤,玉米畝均增產了20公斤。而水費支出卻相應在減少,畝均水費支出由原來的38.52元降低到29.07元,畝均水費下降了9.45元,降低24.5%,試點項目的實施,平均為農民帶來每畝120元的純收入。由此可見,對於農業,水價上調並非全是壞事,水價上調有利於灌渠改造,灌渠改造之後有利於節水,節了水,水的支出自然也就減少了,畝產提高的同時還提高了農民的收入。

水環境

與生活質量

隨著物質文明的提高,人們對環境的要求越來越嚴格,不僅要有好的空氣、好的住房,還要有好的水環境。中國的水環境,因工業化的發展出現被污染的問題,如何解決這一方面的問題?人們發現它與水價也有關係。發改委價格司

環境和房地產價格處副處長徐義忠

我國水資源稀缺,實行福利性低價政策不符合中國的現實

中國大規模的污水處理建設是近幾年的事,特別是自從我們實施了對二氧化硫指標的考核以後,地方明顯感覺到壓力加大,從中央到地方普遍加大了對污水處理設施的投入,而且實踐證明,工程減排對COD減排目標的實施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截止到今年9月底,我國已建成污水處理廠大致1600多座,日處理能力達到9600萬立方米,比“十五”期末增長46%和51.8%,增幅是非常驚人的,而且在建的污水處理廠還有1800多個,其中有6個省市已經實現了所有縣以上的城市都建有污水處理廠。同時,污水處理收費的製度也已全面建立,截止到2008年,全國除西藏以外所有的省、自治區、直轄市全部開徵污水處理費,其中有14個省、區、市的所有社區、城市和縣城已經全部開徵污水處理費。再從城市的範圍看,大概有90%左右開徵污水處理費,縣城近半數已經開徵污水處理費。污水處理費的徵收,為污水處理行業的持續發展和穩定發展提供了基礎保障,同時也為污水處理產業化以及引入多元化投資渠道提供了一個基本的保證,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投資者的疑慮。

剛才很多專家都談到我國水資源狀況。我國是嚴重缺水國家,生活在城市裡,好多人感受不明顯,甚至覺得水資源是用之不竭的。實際上中國水資源狀況真是非常緊缺,我們有6個省屬於極度缺水地區,基本上全都集中在北方。而且還有一個情況,就是水污染進一步加劇了我們的缺水狀況,七大水系基本屬於中度污染,包括湖泊富營養化問題,特別是城市內河污染比較嚴重,不得不遠距離調水,水環境治理的形勢非常嚴峻,需要綜合統籌考慮,加以解決。

現在我們知道了,對於稀缺的資源,實行福利性低價政策是違反一般邏輯的,也不符合中國的現實。我國每年因為缺水問題損失的產值至少在3500億左右,同時又因用水浪費現象嚴重,萬元GDP耗水量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如果不採取綜合措施治理的話,用水安全問題,或者說是用水水質的問題將會越來越嚴重。

國務院有關文件已經明確水價機制的基本目標:第一要體現水資源的稀缺狀況;第二要以合理配置水資源、提高用水效率、促進水資源可持續發展為基本目標;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要保護水環境。

前面講過,污水處理費已經納入用戶終端水價之中了,為提高用水的效益,應該考慮在水價的調整中,要為中水回用留出空間,可以設想一下,如果原始水價1元甚至0.1元,那中水回用根本沒有市場。

當然,我們在做水價方案的同時,必須建立對低收入群體的補貼機制,具體實施過程中要綜合考慮經濟和社會承受能力,要把握節奏,積極穩妥地推進。從2004年以來,發改委以及各地把更多精力放在污水處理費的調整上。當時國務院文件有明確規定,要求污水處理費原則上不低於0.8元。從2004年以來一直到2008年,各地基本以調整污水處理費為主,自來水價格調整得很少,或者大部分地區基本沒有動。因為這期間,城市供水狀況發生一些變化,首先水污染事件頻發,導致很多城市都在建備用水源或者應急水源;再一個就是城市管網和處理設施急需更新改造,有些調水工程的實施,加上這幾年動力和材料費用的上漲,供水單位的確面臨一定的壓力。緩解壓力的途徑,是政府作為城市供水最終責任主體要承擔一定的責任;再就是要在嚴格監審的基礎上合理確定城市供水價格,通過完善價格,強化供水企業自身消化成本和提高服務水平的能力。

本報記者 李雅民

分析

水價:

最複雜的價格體系

水價,通常人們關注的只是它的漲落,而很少了解其構成。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從學者的角度,闡述了影響水價的幾方面因素。

我認為水價是中國政府定價裡最複雜的一種價格。水價不僅僅是自來水公司收取的,它其中還包括水資源費、飲水費、污水費、污泥費,以後可能還加上垃圾費(現在在試點)。因此,水價的問題不僅僅是對水公司成本的監審,不僅僅是老百姓應當承擔多少義務的事情,它跟水環境、水資源,包括基本的生存環境都有關係,是一個包括很多內容的、複雜的民生工程。所以,對水問題的研究,不能簡單到只談水價,一定要牽扯到水務體制的改革,牽扯到產業的改革,牽扯到公共服務體制的突破。

水價問題絕非僅是公眾與企業之間的關係,而是政府、企業和公眾之間的三方關係,是三個方面的統一。對政府來說,想把公共服務做好,希望供水是穩定的、安全的、不產生民生問題的,希望水資源能夠有序發展,同時也希望解決有關投資的一些問題;對老百姓來說,需求就是盡量少付費,但是水質還要好;對企業來說,只要是企業就要賺錢,希望合理的收益,甚至希望更高的收益。

在這一背景下,三方的關係造成了社會各界對水價問題的爭議。

很多人說,政府能夠補貼公交,為什麼不能補貼供水?為什麼一定讓老百姓出錢,讓水價覆蓋全成本?可是政府又從哪裡弄來那麼多的資金去滿足水質標準的不斷提高?而對企業來說同樣有很大困惑,很大一部分企業是由傳統公司轉型而來,承擔著很多公共責任,但企業畢竟是企業,如果不讓企業掙錢,只讓其保本甚至虧損,企業怎麼可能良性發展?

這些困惑,核心原因就是沒有理清這三方關係,人們通常是把問題簡化成兩方之間的關係。譬如,水價雖然是老百姓向企業支付的費用,但起碼有一半是被政府拿走了,水價並非水公司的全部收入,因此我們不能在水價的問題上簡單地把企業和公眾對立起來。再譬如,我們也不能簡單地要求政府進行大量補貼,核心問題是中國是水資源短缺國家,如果沒有終端價格,資源調配就沒法實現,這是讓老百姓付費的重要原因。另外,為什麼要用價格覆蓋全成本,也主要是出於這樣的原因。價格覆蓋了全成本,很大一個比例的服務和投資可以由市場主體去完成,在一定程度上能解決目前資金短缺、快速城市化發展過程當中的投資問題。

對企業來說,我不認為企業該承擔政府的一些事情,必須要分清企業責任和政府責任之間的關係。我們這個行業保本,不是指企業保本,保本的意思就是覆蓋全成本,如果僅僅保本這不是產業。保本是對政府而言,作為公共事業,政府不能通過供水掙老百姓兜里的錢,這就是保本的含義,老百姓支付的成本應該覆蓋全部成本。對產業而言,其實微利就可以,為什麼?因為供水行業沒有市場成本,一旦獲得經營合同,可能會持續幾十年,市場營銷成本少,運營穩定,那麼即使是微利也是可以做到的。當然,不能排斥好公司獲得高額利潤,如果企業成本控制得好,服務標準高,那麼企業就應該獲得更高的收益。最後對政府而言,是怎麼約束自來水公司的成本?這是成本監審的問題,需要有一套橫向比較的成本系統,我們叫做績效管理系統,政府應當按照平均成本定價,這樣才能讓那些服務好的公司獲利,讓那些服務差的公司不再賺錢,甚至虧損,水價的問題才能逐漸理順。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