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們為何離開農場,來到哥本哈根?

--農民之路主席亨利.薩拉吉在 Klimafroum 開幕式的演說

2009年12月07日

今晚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夜晚,我們在此為了社會運動和公民社會在Klimaforum大會的開幕而聚集。我們國際農民運動「農民之路」的朋友,從世界各個角落而來,我們離開我們的農田、我們的牲畜、我們的森林、還有我們農村里的家庭,來這裡與大家共聚一堂。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讓我們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有幾個原因。首先,我們想告訴你,氣候變化已經嚴重影響我們。它帶來洪水,乾旱和病蟲害的爆發,造成歉收。我必須指出,這些歉收並不是農民造成。相反的,它是排放溫室氣體的污染者破壞自然循環所造成的。因此,我們小農戶來這裡所要表達的,不是要替他們的錯誤付帳,而是要求排放者面對自己的責任。

第二,我想與你們分享一些關於哪些農業活動造成溫室氣體排放的事實。新的數據已經清楚表明,工業化農業以及全球化的糧食體系必須為44至57%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負責。這項數字可細分如下:
(一)農業活動要擔負11至15%,
(二)開墾土地和砍伐森林導致額外的15至18%,
(三)食品加工,包裝和運輸造成15至20% ,
(四)分解有機廢物造成另外3至4%。

這意味著,我們目前的糧食體係是一個重大的污染。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是:當農業部門本身的製造了超過一半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時,我們如何解決氣候混亂、飢荒並確保更好的農民生計?

我們認為,工業化和農企業的農業模式才是問題的根源,我剛才提到的這些因砍伐森林、將天然林轉換成單一植林的排放百分比,都是農企業的運作所產生,而不是家庭農場。而農業的大量甲烷排放,也是因為世界銀行所支持的綠色革命,鼓勵使用尿素作為化學肥料而造成。同時,自由貿易協議(FTA)和世界貿易組織(WTO)推動的農業貿易自由化,更助長糧食在全球加工和運輸過程中的溫室氣體排放。

如果我們真正想對抗氣候危機,我們的唯一要務就是製止工業化農業。農企業不僅促成氣候危機,它也殘害世界小農。全世界有數以百萬計的男性和女性農民,從他們的土地上被驅離;另外每年還有數百萬人,在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土地衝突中遭受暴力威脅。世界上十多億飢餓的人群中,小農和無地的農民佔絕大多數。另一方面,由於自由貿易,南亞許多小農戶自殺。因此,制止工業化農業,是我們唯一可以走的路。

目前這個倚賴碳交易機制的氣候談判,會帶來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嗎?我們認為,碳交易機制,只會圖例製造污染的國家和公司,並帶給發展中國家小農戶和土著人民更多災難。在REDD的倡議(減少排放的森林砍伐和退化),已經將許多原住民和小農戶驅離自己的土地。越來越多的農地轉變為植樹造林,以吸引碳排放的信用額度。

2007年在巴里島的締約國第十三次會議,農民之路就已提出無地農民和小農民解決氣候變化的方案,那就是「永續的小規模農戶可替地球降溫」。今天在締約國第十五次會議,我們再次提出這項建議,並以數據證明它可減少一半以上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這一數據來自:

(一)恢復、調解土壤的有機質,可以減少20至35%排放量。
(二)改變工廠的集中肉類生產及重整牲畜和農作物生產,可以減少5至9%的排放量。
(三)讓糧食體系回到以當地市場和生鮮食品為主,將進一步減少10至12%的排放量。
(四)停止開墾土地和砍伐森林將減少15至18%的排放量。總之,讓農業脫離大型農企業的掌握,並且放回小農的手中,這樣就可以減少一半的全球排放溫室氣體。這是我們提出的方案,我們稱之為糧食主權。

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社會運動一同努力,共同奮鬥,結束目前在氣候談判桌上錯誤的解決方案。這是必須的,否則我們將面對一個更大的世界性悲劇。作為社會運動,我們必須把自己的議程帶到談判桌上,因為我們是第一批氣候難民與受害者,因此,氣候正義在我們手中。

在1996年世界糧農組織(FAO)糧食高峰會議,各國政府承諾在2015年以前減少一半飢餓人口。但現實情況是,飢餓人口在最近急劇地增加。我們不希望同樣的事情發生的氣候談判-無論各國政府在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內談什麼,最後還是只看到排放量的增加。

我們邀請所有的社會運動都在哥本哈根聯合起來,將氣候正義帶到談判桌上。只有透過團結和社會正義,才能實現氣候正義。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