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我和一家國企20年

范文東 原著

陳景 編輯

出版:全球化監察

售價:港幣40元

七月起在旺角序言書店有售

訂購請聯絡:

電郵:info@globalmon.org.hk

電話: 6187 3401

地址 :香港九龍中央郵箱72797號

到今天為止,官方正式文件都諱言中國的國企改革就是私有化。另一方面,在新聞檢查之下,有關國企私有化的實際過程,官員黑箱作業侵吞國有財產的情況,官媒更是諱莫如深,偶然才會有人在互聯網上披露一些驚人個案。至於勞動者,更幾乎完全被消音,只有在訴冤無望、被迫作最後鬥爭的時候,才會偶然聲聞於外,就像打死老總陳國君的通鋼工人一樣。

這本小書記述了一位前國企酒廠工人范文東(化名)的親身經歷。第一章介紹了作者從1986年入廠起到2008年間長達二十多年的勞動生涯。這個歷程,也是他從名義上的“國家主人翁”變為名實相符的雇傭勞動者的過程。在這一章裡,他敘述了1980年代國企雖然還有就業保障,但是在福利分配上怎樣存在官僚特權與不公;然後1994-97年間,在國企私有化過程中,上、中、下各個層份的得失喜悲:廠長經理怎樣搖身變為趾高氣揚的老闆,而工人階級則下降為隨時可以炒魷魚的雇傭工人,被榨取最後一滴血汗。

第二章則為讀者提供這家企業的橫切面,剖析它的各種黨政機構,從黨委、廠長、車間主任、保衛科,到工會、婦聯、職工代表大會等等,在股份制改革前後,哪些方面一直不變,哪些方面又有什麼樣的變化。值得留意的是,在這個過程,一切意在維護工人利益的制度,從工會一直到職工代表大會,幾乎都不起作用;另一方面,一切意在促進幹部特權的制度和新政策,則往往超額完成。所以工人地位在改制後大幅下降,追本溯源,這種情況其實早在改制之前的二十多年中已經種下根由了。

第三、四章分別是對男工和女工的深入訪談,目的是讓更多的基層工人講出幾乎被官媒完全埋沒的心聲。第四章特別敘述女工待遇在股份制改革前後的變化。她們作為孕育下一代的性別,在資本家眼中,不僅毫不神聖,反而成為老闆的一種負擔,所以女工往往最先被裁,最後才被雇傭;工資最低,福利最少。

本書值得參考的地方,是它用工人的角度,交代了一間國企從1980年代到世紀之交的私有化全部過程,以及企業內的威權主義管理結構如何作用於這個過程。這樣的題目和角度,官方出版物固然並不多,因為這個題目仍然是受到嚴重檢查的題目。在少數能夠出版的民間研究中,賈樟柯的《中國工人訪談錄》雖然值得參考,但它並非集中于國企私有化前後的階段。李靜君的《中國工業衰落區與興起區的勞工抗議》(Against the Law – Labor Protests in China’s Rustbelt and Sunbelt)一書有大量關於國企工人的訪談,表達了他們對於改制前後工人地位急劇下降的不滿,但較少聚焦於私有化本身,也較少談到企業內部結構。而且,許多關於國企工人的研究和訪談,都是知識份子所做,而國企工人只是研究與訪談的對象,並不是主體,他們是被代言而非現身說法。于建嶸的《中國工人階級狀況——安源實錄》在內容上也是對一個工礦國企改制前後的詳細分析,在這點上與本書較為接近,但它仍是知識份子的研究。如果說本書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它全部由一位國企工人所寫,是工人自己對所謂改革的現身說法。我們的編輯工作只是在起初時與作者商討寫作大綱,然後對文稿進行文字上的編輯而已。

這種底層的心聲,正正是官方媒體所極力要掩埋的。這本小書正正代表了一種儘管微弱但又倔強的反抗,而且對人們了解中國當代最大規模的私有化,了解它怎樣無聲無息就犧牲了千萬人的生計,也許不無幫助。正如范文東在他的故事序言所說:“我們工人不應讓這一頁歷史只塗寫著勝利者的歡呼聲。不是有句老話,歷史是人民寫的嗎?那麼我也要把一個工人的心聲,寫在這一頁歷史上,讓後人聽聽。”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