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現場問與答:水,是公共物品還是營利商品?

把重點放在“水的獲取”和“負擔能力”,能轉移人們對爭取“權利”的視線嗎?請加入我們的討論:9月4日,下午1:00 – 3:00 (英國夏令時)。

 

大企業在改善獲取乾淨飲用水方面扮演著什麼角色呢?圖片來源:美聯社,Eranga Jayawardena

 

前言

2010年,聯合國承認了“獲取乾淨飲用水是基本人權”。此聲明肯定了水在人類發展各方面的重要性。然而,支持“用水是一項人權”並未能解決一個實際的問題,就是如何令所有有需要的人獲得安全飲用水。

《2014年聯合國世界水資源和能源報告》的作者Rick Connor在瑞典斯德哥爾摩(Stockholm)舉辦的“年度世界水論壇週”上承認:“大家假設我們用水不需付錢,但最終總有人在付賬。”專家預計到了2050年,人類的用水需求​​將增加百分之五十,因此急需解決如何管理稀有水資源的問題。此論調得到斯德哥爾摩國際水資源研究所所長Torgyn Holmgren的認同和共鳴,他表示​​:“我們的目標應該是提高用水效率。”他認為現在很大程度上已私有化的能源機構的經營模式,對大部份仍是公營的水務機構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樂意看到Connor稱之為“上帝的禮物”的珍貴飲用水慢慢發展成一盤大生意,由私營企業來供水及收費。最近在《衛報》(The Guardian)撰文的活動策劃幹事Meera Karunanantha就警告說,關於水的辯論已經慢慢“從不公義和不公平的角度轉移到如何以技術措施來解決資源稀少的非政治性討論。”

但如果我們認為,要人人都能獲得飲用水,即使沒有私營財團的參與,也是可以實現的。這樣的辯論又會不會太理想主義及來得太晚呢?首先,水的所有權的問題應當如何解決?接下來是,國家、私營機構和社區應該以怎樣的合作方式進行,以及各方是否具備相同的觀點呢?最後,目前​​農業和工業用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我們又怎樣可以保證現時尚未能完全獲得安全飲用水的35億人可以以一種價格合理、可持續性的方式,獲得飲用水這一基本權利呢?

 

英文原版: http://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professionals-network/2014/sep/01/water-access-inequality-private-commodity

 

 

如何改善供水問題的11個觀點

從如何實現民眾的水權,到私營機構在供水服務中的角色,專家們一一分享他們的看法。

 

水資源關注社區對於私營機構在改善供水服務方面的參與程度仍存在分歧。圖片來源:法新社,Khin Maung Win

 

 

John Oldfield,華盛頓WASH Advocates 總幹事

推動進一步的辯論:很明顯的,水,是一項人權,同時也是商品。問題是,那又怎麼樣呢?我們如何確保地球上每一個人都能獲得此權利和商品呢?我喜歡引用非政府組織“終止水貧窮(End Water Poverty)”的一個方案(hyperlink?),我們不再考慮水到底是否一項人權,而是怎樣可以逐步實現這一權利。

Aly Ercelan,巴基斯坦卡拉奇,Pakistan Fisherfolk Forum(巴基斯坦漁民論壇)研究員

把私營機構排除在外:我們要謹記那些營利機構的權力可以怎樣影響供水機制,我希望它們跟用水分配機制和人民大眾要離開得越遠越好!不要相信成本效益跟政治建構無關的假象;不管是個人經驗還是專業知識,我們都很清楚,價格本身就反映了經濟和政治力量。

 

Mark Dearn,英國倫敦, End Water Poverty (終止水貧窮) 活動策劃幹事;@mark_dearn

履行水權的各個條件:“可獲取”和“價格合理”兩者是組成用水和使用衛生設備權利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可惜現時人們把注意力放在各個條件的優先排序上,重“可獲取”而輕“價格合理”及質量,有損於對整個權利的實現。

 

Stef Smits瑞典斯德哥爾摩,IRC (信息資源中心)高級項目主任; @SmitsStef

把水資源和水務區別開來:關於水到底是不是商品、是否要付費用水的討論可以永無止境;但毫無疑問的,水務的經營是有成本的,一定要有個地方來支付此成本。

 

Sam Drabble,英國倫敦, Water and Sanitation for the Urban PoorWSUP,城市貧民用水與衛生組織)研究及評估主任 @wsupuk

挑戰定價體制裡的誤區:我們必須小心詮釋何謂“負擔不起”用水。例如城市裡的公共事業往往誤以為低收入人士負擔不起水電等設施的家居接駁。事實是,他們已經在交高昂的費用給非正規供應方,因此會比較樂見收費較低的公共供水。

 

Meera Karunananthan,加拿大渥太華,Blue Planet Project (藍色星球計劃)水權活動策劃幹事;@meerakar

把水視為一種公共物品:如果你從公眾利益的角度來看,那把水看作一種公共物品則是不可避免的,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每個人都能公平得到他們的份額。

 

Alexis Morcrette,英國拉格比(Rugby),Practical Action (實際行動)項目統籌員;@almorcrette

在規劃時參考貧困社區的聲音:水務是否應該私有化的爭辯其實是不需要的,水務也可以用以發展出一個更好的商業模式。我們要辯論的是,應該如何規範和管理水務,以及貧困社區有多少的話語權。我們應認同及重視貧困社區的角色和聲音,從而作為解決水務問題方案的一部分。

 

Virginia Roaf,德國柏林, 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water and sanitation (聯合國水務及衛生問題特派調查員)顧問

提高人們對水權的意識:很多時候,因為政府管理不善和貪污腐敗,導致企業–不論是當地的還是跨國的–都比較容易獲得水資源,此舉大大影響了當地的民生用水。大家需要加強關注國家和企業都有義務顧及平民大眾獲取用水和衛生設備的權利,以及當這些公司出現不端行為時政府應如何承擔責任。

 

Pascale Guiffant,法國巴黎,Suez Environnement (蘇伊士環境集團),可持續發展部副部長

別忘了要互相合作:要改善人們獲得用水和衛生的情況,需要動員所有相關部門和人士。這個挑戰是巨大的。更有效的管理和管制必有助於實現這個目標,以及增進知識的轉移。我們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令獲取用水和衛生設備之權利變成現實。

 

Greg Koch,美國亞特蘭大,可口可樂公司全球水資源管理部門主管 @gregjkoch1

跟隨南非的例子:南非解決水問題的方案指出了一個出路。首先,政府清楚地認識到有這個需要以及他們的不足。其次,他們按優先次序採取行動,並作出長期承諾,定下可跨越政治選舉週期的方案。第三,所有的用戶都可免費獲得日常安全飲用水的基本量。最後,耗水量較高的用戶則按實際用水量、以遞增方式來付費;政府則用這些費用來支持、津貼為貧窮人士提供之免費基本飲用水。

 

Jack Moss,比利時布魯塞爾,AquaFed(國際私營水資源企業聯盟)高級顧問

不要忽略私營企業的能力: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區,私營企業的表現無疑比公營機構優勝,他們通過擴展家居接駁使更多人得到供水。在該區所增加的家居接駁裡面,他們的項目就佔了差不多百分之二十。

 

問與答全文 here.

英文原版: http://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professionals-network/2014/sep/05/11-views-on-improving-water-supply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