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中國食水私有化現況

全球化監察

林靜

我的報告主要分三部分,首先我會講一下水危機是什麼,它不單包括水的私有化,還有其他的很多內容。第二我會講一講中國供水服務的私營化情況,最後,我會報告一下我們去年7月在昆明做的供水服務私營化的調查的結果。

首先,水對於我們來說很重要,水是生命之源,我們人體很大一部分都是由水組成。根據國際標準,人每天大約需要20公升的水。但是直到2010年7月28日,聯合國大會才宣佈:“水是一種人權”。水這麼基本的需求在2010年才被定義為人權呢?因為這意味著政府有責任為人民提供安全和充足的水。

水是一種基本人權,但全球的水是緊缺的。雖然我們地球上水量很大,但是97%都是海水,可以利用的淡水資源只有1%,我國只擁有其中的6%,可以說我國是非常缺水的。按照國際標準,年人均可用淡水量是2,000立方米或以下的既為用水不足,年人均可用淡水1,000立方米或一下的則被定義為用水緊缺。我國的年人均可用淡水量為2156立方米,只是剛剛高於用水不足的標準。

然而,水的使用是不公益的。我們可以看到,在發達國家,人均的用水量大大超過發展中國家。如果水是基本的人權,為什麼水的使用這麼不公平?這也引起我們對於水公益的反思,發達國家是不是在剝削發展中國家用水的權利呢?從另一張圖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美國人均用水量是中國的幾倍之多。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地球上大部分水資源都用在了農業和工業。

中國的水資源是非常緊缺的。在全國,有400個城市面對缺水問題,其中更有136個城市,包括北京,面臨著嚴重缺水。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中國的水危機呢?首先,人口增長是一個重要原因。我國人口已由1978年的9.6億增加到2009年的13.3億。人口的增加會導致其他各部分用水的增長。第二個原因事是農業的發展。因為化肥的過量使用,地表的水質不斷的富營養化,水質受到了嚴重的污染。在我們去雲南滇池調查的時候,遠看好像滇池很綠很漂亮,但是有一股惡臭,走進了才看到,其實水被富營養化非常嚴重。另外,因為嚴重缺水,為了灌溉,農民們過度開採地下水,造成地面沉降。上海和天津在過去10年已經沉降了超過6英尺。地下水士水源的保護,很難再生,過度開採地下水是不可持續的。第三個原因是我國的城市化和工業化。隨著城市化的發展,汙水處理工程卻沒有跟著發展。在2006年,全國還有約200個城市完全沒有任何汙水處理。工業污染生活污染直接被排入河流。例如珠江三角洲,那邊不是缺水,而是水資源都被污染了。這幅圖是受重金屬污染的河流,大家可以看到,裡面的魚全都死掉了。這幅圖展現的也是發展的代價,隨著城市化的越來越多,污染也越來越嚴重。根據中國環境保護部2008年的統計,在200條受監測的河流中,24。2%的水被列為第四至五級,已經不能飲用了,20。8%的水連五級標準都不符合。也就是說,約40%的水都不可飲用。還有一個原因是水壩的建設和河流改道。為了滿足發展,很多地方建造水壩。水壩的建設不僅威脅了沿途的生態環境,也造成了上下游爭水的問題。

我國的水資源分佈士非常不均的,北方有全國近一半的人口,64.8%的耕地和45.2%的國內生產總值,但只擁有19.6%的可利用水資源。

在討論水公益之前,我想和大家討論一下,什麼是環境問題,水問題是不是一個單純的環境問題?很多人覺得水問題只是一個社會問題,但其實它是和政治,經濟緊密相關的。缺水會引發嚴重的社會危機,缺水也會影響糧食的價格,造成通脹,延伸出經濟問題。例如在今年山東大旱,因為受乾旱影響的8個省,占中國小麥產量的80%,世界小麥價格因此飆升。由此可見,環境問題是與政治,社會,經濟密切相關的。水資源的私有化本來就已經是一個政治議題,水的安全供應直接關係到政府的管制威信。水資源的污染和城市化,農業發展密切相關,也會反過來影響社會的經濟發展。水問題更是一個社會問題。

因為現在全球正面臨著嚴峻的水危機,淡水資源越來越珍貴,一些商家開始思考用水來賺錢,加速了水的私有化。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壞消息。什麼是水務私有化呢?從狹義上講,它是指一個國家將公營的供水部門,包括氣資產連同維修,規劃和運作,都出售給私營公司。在廣義上,水務的私有化可以指將任何的政府職能轉移給私人公司。在全球私有化的浪潮下,中國在90年代開始通過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和BOT(Built-Operate-Transfer)的模式進行供水的私有化。BOT是指私人公司建造公共設施,政府保證私人公司在一定時間內盈利,在一定時間以後私人公司將公共設施交還給政府。

城市供水的市場化主要有以下幾個動因,首先,政府希望可以通過私有化引入競爭,提高供水的品質;其次,希望可以通過市場化改善融資,政府就不用自己出錢去改善供水設施;第三,因為在市場條件下,水的價格會上升,政府期望通過上升水價控制水的需求。

中國供水的私有化一共經歷的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建國初到1979年,這事還是計劃經濟時期,政府負責水的供應。我們在昆明採訪的時候,一些老人講,那會水費很便宜,不用怎麼交錢,而且有人專門上門收水費。第二階段是改革開放以後,到1990年代中,因為迅速的城市化,政府不能滿足城市對供水和汙水處理的日益增加的需求,只得另謀出路,允許“保本微利”,讓水廠有一些利潤。第三階段就是城市供水的急劇私有化,國家的兩個檔為私營機構參與和外國資本投資中國城市基建提供了第一個法律依據。通BOT的形式,政府保證私營公司有15%-18%的固定投資回報率。第四個階段是2003年至今,政府依然很鼓勵公共事業的私有化,水價全成本回收成為了慣例,這裡的“全成本”不僅包括建設成本,也包括盈利。

這幅圖展現了中國城市供水模式的總結,因為城市和城市之間供水的模式都有差別,我們主要研究了各省省會的供水模式。有黑點省份是供水國有全資的省份,可以看到,大部分的省份都已經不是國有全資了。水務部門的經營模式主要包括下面幾種,除了全國有獨資,還有股權轉讓,比如政府轉讓49%的股權給私有公司,也有中外合資,是指資金的轉讓,TOT適用於已經建好的水廠,外資或私人公司負營運。

現在,中國整體城市供水的私有化程度已經相當高,只有24%城市的供水公司仍屬於國有全資,在私有化中中外合資是最常見的模式,其次士股權轉讓。這裡想提一下,因為我們只研究了各省省會,主要士一線城市,第二三線城市的供水情況我們沒有研究,所以上面的研究結果不一定反應全國的整體情況。

外資水務巨頭在中國現在很有影響力,大家可以注意到在2008年以前,像威立雅這樣的公司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是2008年,外資進入城市供水引起了國內媒體和學者的極大爭論,地方政府越來越不敢給跨國企業供水的合同。

最後,我想給大家彙報一下昆明的供水私有化的情況。昆明在雲南省,位於中國的西南部。有趣的是,供水也是昆明的主要產業之一,因為昆明長期缺水,昆明人有珍惜用水的習慣。2007年,政府花了很多錢,建造了掌鳩河引水工程,基本解決了昆明市民的用水問題。昆明自來水的股權在04年有49%轉移給了國外公司,以高溢價10.5億元取得了30年的運營權。

我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一下幾個方向,第一是供水市場化的透明度和公眾參與度,第二是供水的私有話究竟能不能改善供水的質素,第三是人民對供水系統的期望。我們的研究點包括昆明市內的四個區,完成了50份問卷和四個深入訪談。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研究目的主要是瞭解供水市場化對於草根階層的影響,所以調查是以立意取樣的方式進行。

首先我們有一條題目是是否直到目前已有外資參與供水服務,其實油82% 的市民是不知道的,在問到是否聽聞昆明已進行水務市場化的改革,有23%的市民完全不知情,56%有聽聞,但是不瞭解。當問到是否知道所居住城市自來水公司的經營形式,有58%的人直接就不知道,在知道的人裡面,有34%的人認為是全部國營,其實是錯的。當問到認為現時的水務有關諮詢是否足夠,有50%的人認為從來都沒有得到有關諮訊。問到表達意見的管道,也有64%的參與調查者覺得不足夠。但是是否是市民不願意參與有關的討論呢?當問到是否願意參與監管自來水公司的供水服務,有56%的受調查者都表示願意。國家規定,自來水加價要舉辦聽證會徵求消費者的意見,但當被問到是否知道自來水公司加價錢舉行聽證會,有72%的受訪者表示不知道。

與廣東福建的居民不同,當問到對自來水水質是否放心,72%的受訪者表示放心。這可能是由於雲南自來水水源的水質比較有保證,而廣東福建的水就受污染比較嚴重。但是還是有66%的受訪者經常購買桶裝水。

在對昆明水價的調查中我們發現,水價增長幅度很大,2009年比2002年增加了91.7%。但是當問到節水的問題是,82%的受訪者表明現在的用水量和以前比沒有怎麼減少。66%的受訪者也表示用水量不會因為水價上漲而改變,因為他們本來已經很節約。98%的受訪者都有節水的習慣,主要採用的方法是重複用水。

在問到供水服務品質的問題時,過半的受訪者表示水制度改革後供水服務沒有得到改善,當問到對供水服務的期望,一半的受訪者都支持加強政府監管,並且超過一半的受訪者都認為國營自來水廠提供供水服務最適當。

總結一下,供水私有化主要有一下問題,首先時國家過分強調私有化導致水價不斷攀升,對低收入家庭來說已變成負擔;第二,私有化的過程沒有經過廣泛的諮詢,廣大市民對此一無所知;同時政府監察力度也不夠;第三,政府沒有區分市場化與引入市場機制的分別。要解決這個問題,出路就是國有化的新浪潮,將供水重新恢復為國有,這是一個中國領導人應該重新思考的問題。

發表新回應

Plain text

  • 不允許使用 HTML 標籤。
  • 自動將網址與電子郵件地址轉變為連結。
  • 自動斷行和分段。
驗證碼
這個問題是測試你是否是一個人類訪客,以防止垃圾廣告。
返回頁頂

與我同行

 

聲名及活動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