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全球化監察工作介紹

1999年11月,距離一群社運界朋友發起〈全球化監察〉這份刊物不到幾個月,美國西雅圖就爆發了幾萬市民反對正在開會的世界貿易組織的大示威,吹響了以後被稱為「反全球化運動」的序曲。

為什麼要反對「全球化」?

如果全球化是指世界各國人民更緊密的文化交流,那自然不必反對。可是現在這個詞往往另有意思,簡單來說就是指富可敵國的跨國財團,為了發財而更嚴重的剝削人民和地球資源。他們用金錢的力量更有力的左右政府政策,甚至控制國際組織,瓜分世界市場。所以各地民間力量正在用自下而上的全球連結來抗衡財團壟斷的全球化。

在香港,舉目所見,都是大財團壟斷民生和把更多政治、經濟、文化權力集中在己的現象。從能源到交通,從一手樓市到超市,莫不由幾家大財團支配,結果自然是:大財團更發財,小市民就更受壓迫。 只要人民聯合起來抗爭,就一定比金錢的力量大。我們深信,一個真正民主、自由、平等、博愛而又保持生態平衡的世界是可能的!

我們的宗旨是什麼?

1. 針對資本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及財團壟斷的負面影響進行公眾教育。

2. 為保障勞權、婦權、消費者權益、弱勢社群及生態平衡等等,爭取立法管制跨國公司。

3. 發展自主自為的社會運動,爭取政治和經濟的民主化 ,爭取社會資源的公平分配。

透過研究、出版刊物、培訓和公共論壇,以及本地、地區和國際交流與團結運動,我們支持自主運動,為體面的工作和可持續環境而戰。

關於香港

在香港,針對自由貿易和資本流動進行市場管制的鬥爭面臨著巨大的困難。從歷史上看,香港以繁榮的自由港而聞名,它孕育著支持市場和自由貿易的心態,這種心態同時吸引了中產階級和工人。過去30年,大陸的經濟改革和中國市場的逐步開放,提升了香港作為自由貿易的堡壘和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最少的地位。但是,1998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對基於自由貿易的公正和公平發展的神話提出了嚴峻挑戰,預示著新世紀的經濟衰退會使赤字預算大幅增加。即使復蘇來臨,工作崗位的增長也非常有限。政府和企業迅速實施了削減預算和大規模私有化,從而將危機和緩慢復蘇的重擔轉移到了勞動人民、失業者和老年人身上,這反過來又導致了大部分人失業率提高和生活水準的下降。政治和經濟權力一直牢牢地掌握在富人手中,使得無論是改變經濟政策或逐漸實現普選,都變得天方夜譚。

這場危機和困境預示了香港社運份子需要經歷一個反思和重整目標的時期。全球化監察會繼續大力開展公共教育工作,以促進社會運動的另類思維。

監察中國

中國已完全融入全球市場,並已成為強大的出口機器。但是,中國產品的比較優勢依賴於對工人和環境的高度剝削。工人和農民被剝奪了基本的政治自由,更重要的是被剝奪了結社自由。而農民工更進一步被剝奪了在城市居住和遷徙的自由。由於缺乏基本的自衛工具,工人不得不忍受極低的工資和大量的工作。中國工人缺乏真正的民主和獨立工會,這正是中國成為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最受歡迎的目的地的主要原因。中國近年倡議的「一帶一路」,大大提高了中國對海外投資的追求,此舉正影響著全球各國平民百姓的生活和環境。

這種對工人和我們環境的總體剝削狀況不應僅引起香港打工一族的關注,也應引起全球公民社會的關注。不論在亞洲國家以至全球各國,中國已成為基層工人之間尋底競爭的主要推手。全球化監察熱衷於與其他組織合作,共同監察全球化對中國勞動人民的影響,並在中國及世界各地推廣可以取代以利潤為中心的發展模式的另類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