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價飆升或令紡企大舉外遷

來源:南方日報 2009年12月15日

新會自來水價漲19%,分質供水新方案投資需4.6億

南方獨家

12月7日,新會區物價局發布《會城地區自來水調價公告》,報請區政府批准同意後調整的自來水價格升幅為19%,比之前價格聽證會提出的22% 下降了3個百分點。對居民生活用水來說,每立方米由1.15元調整為1.37元,每月多支出的水費也許就是幾元而已,然而對於新會支柱產業之一的化纖紡織產業來說,這次升價卻將部分企業逼至“零收益”臨界點,“迫遷長三角成了目前最好的選擇”,這種傾向會否對新會乃至江門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同時,新會區會城的分質供水也有了新進展,與此前新會區專家委員會41名專家提出的“民用優質山泉水、工用廉價江河水”的分質分片供水建議不同,月初新會城市供水一體化籌建會議上提出的新方案成本大增,城區將有兩套管網來供水,三項工程總投資需4.6億元。如果方案最終敲定,工程成本會否再次轉移到消費者身上,導致水價再漲?本報將繼續關注。

本報記者獨家了解到,新會區在月初區城市供水一體化籌建會議上提出了新方案:城區建成區範圍內,實施居民生活與工業用水分網分質供水,居民生活用水由東方紅水庫每天提供10萬立方米,工業用水及其他原供水戶用西江水源鑫源水廠水每天10萬立方米,關閉江門自來水公司的供水管,工程總投資需4.6 億元。

據悉,工程主要分三項:一是東方紅水庫引水工程,需要建引水管50公里和加壓泵房等;二是在會城新建一個淨水廠;三是在城區新增供水管。新會區委書記鄧濃樂在會上指出,分質供水是一場飲水變革,要廣泛聽取各方面意見,特別是群眾對工程成本、水價等方面的意見。據悉,新會區擬公示相關方案,聽取意見進行修改完善,再提交黨政班子討論,爭取在春節前敲定,進入設計和施工階段,同時妥善處理之前向江門購水的協議問題。

分質供水方案一變再變

新會區人大於2003年向區政府提交了分質供水決議案,目的有二:一是解決混合供水造成的市民長期飲用江河下游劣質水影響健康問題,同時也解決工業企業不得不使用水處理成本高的食用水而影響企業競爭力的問題。區政府在2003年底已完成分質供水的可行性研究,為何時至今日仍未實施?對於分質供水方案的一再變更,不少知情人士將之歸咎於“利益博弈”。

有專家指出,專業知識和信息的不對稱,曾讓政府和市民在“分質供水”上未能準確認知,其中一些有意無意的概念混淆難辭其咎。時至今日,還有多少市民對“分質供水”的“分質”理解模糊不清?是否還將其理解為“飲用水”和“生活用水”的分質供水?而在“水質”問題上,有說法稱,只要對西江和潭江進行深度處理就可達到“歐盟標準”,而實際上歐盟國家有污水排放較嚴重的工廠早就搬到發展中國家,歐盟的江河水污染物種類比發展中國家少得多,達到歐盟自來水檢測標準並不能保證飲水健康,有許多潭江和西江存在的污染物並不列入歐盟自來水檢測範圍。

而在分質供水的方案變更上,卻體現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2006年,新一屆新會區政府為了加快實現新會人民夢寐以求的分質供水,於2007年1 月通過50%股權轉讓的方式引入給中國水務集團有限公司以促成早日實現分質供水,同時也將其餘50%股權由會城鎮屬改為區屬。在2007年1月新會區政府與中國水務集團有限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及成立合資水務公司事宜的框架協議中,後者鄭重承諾確保“3年內新會城區居民飲用到東方紅或萬畝、曾坑、魚山水庫等其他水源的優質飲用水,5年內實現新會全區優質供水”。可是,在過去的將近三年時間裡,中國水務除了提出6個方案外,項目並無實質進展,對此,中國水務在呈新會區政府的文件中表示,是“區委、區政府、區人大沒有確定最終統一的實施方案,使該項目沒有實質性進展”。

6個供水方案不具操作性

今年9月,新會區專家委員會專題調研了該區水資源和供水問題,多名參與的專家對中國水務提出的6個方案進行分析,認為6個方案均不具操作性,是分質供水遲遲未能實施的主要原因(詳見2009年9月18日本報C01版報導)。

期間,包括工商界在內的新會區熱心專業人士集體提出了以下方案:潭江牛勒水廠原來的管網設計是供會城老城區的,西江鑫源水廠原來的管網設計是供新開發區的,因此,引古兜山泉水庫水至牛勒水廠處理後主供新會大道以北的老城區,再以專管供應新會大道以南的新開發區的飲用水;鑫源水廠主供新會大道以南的新開發區的工業用水,專管兼供新會大道以北的工業用水大戶。此外,古兜山泉水庫水用於居民用水後,山下的農田灌溉所需可引潭江水,進行同步協調。這個方案的最大優勢就是利用了現有的管網,兩大水廠以不同水源供應民用和工業用水,小部分交叉以專管彌補,與月初新會城市供水一體化籌建會議上提出的兩套管網供水、投資需4.6億元的方案相比,投資更少,實現更快。

制定水價機制引入競爭機制

新會工商聯建言:珠中江供水一體化已經提出,不妨在製定水價機制和引入競爭機制上下工夫。現行的供水成本監審定價機制變相鼓勵水務公司提高成本,降低效率。成本越高,提價越多,利潤總額就越大,為杜絕這一弊端,建議制定與周邊6城市(佛山、中山、東莞、肇慶、珠海、陽江)供水平均價掛鉤的機制,以周邊城市供水平均價為上限,引入競爭機制,價格下浮越大者,可按淨資產受讓公有股權,進行經營。

■新聞縱深

化纖紡織企業將向長三角轉移?

新會化纖紡織產業在1992年有著最輝煌的歷史,而伴隨著水價一路飆升,很多企業停產、倒閉、搬遷,該產業能否再續輝煌,分質供水竟成“救命稻草”。

高水價吞噬企業利潤

改革開放之初還是計劃經濟的時候,新會抓住了機遇,由政府主導很快上馬了一批生產型企業,先後有了在當時很先進的化纖三綸(丙綸、滌綸、錦綸) 項目以及產業鏈延伸項目。其中,新會丙綸廠、新會滌綸廠和新會錦綸廠一躍成為中國這三大行業的龍頭企業,新會母粒廠成為中國母粒行業的“中華之最”,新會織造一廠更成為中國織造行業的標杆企業,新會宏達彈性織物廠成為中國彈性織物的領頭羊,新會地毯廠成為中國化纖地毯的傑出代表。而在1992年新會組建的縣屬十大企業集團中,化纖紡織產業佔了其中7個,地位可見一斑。

憶往昔,新會人倍感自豪,那時新會被國家紡織工業部譽為“中國化纖紡織城”,如火如荼的產業吸引了一大批紡織技術人才落戶新會。到了2007年3月,新會又獲評“中國化纖產業名城”,但此時的產業發展卻已危機重重,主要原因就是水價一路飆升。

“業內都知道,化纖紡織產業鏈很長,最重要的條件是要有豐富的水源。”“當時,專家選定新會這個臨海並且水資源極其豐富的地區作為化纖紡織生產基地,應該說水資源是新會過去、現在和將來建設和發展化纖紡織產業的最大優勢。”現任市經貿局中小企業服務中心副主任的王進倉曾任開平紡織服裝技術創新中心高級工程師,他撰文指出,新會富有水資源,但自1993年開始,高水價反而成為製約打擊新會化纖紡織產業發展的主要原因。

1992年到1993年,水價由0.45元升至0.5元,漲幅10%,新會化纖紡織業開始效益停滯;1994年又升至0.75元,暴漲50%,化纖紡織業開始效益下滑;1996年,水價又漲至0.95元,新會的丙綸廠、織造一廠、針織印染廠、裕隆染織廠、宏達彈性織物廠、珠江絲綢廠陷入全面虧損;1998年,水價再漲32% ,達到1.2元,上述化纖紡織廠開始被迫減產、停產;2000年水價漲至1.35元,2003年漲至1.69元,2004 年漲至1.79元,這段時間,新會除了美達錦綸自用河水以及彩艷股份憑藉技術和管理優勢得以生存外,上述企業先後破產;2006年,水價又漲17%達2.09元,新會的一些骨幹企業另起爐灶,在周邊靠近河邊的地方尋求出路,以避開高價水,冠華、信合、萬豪、浩成、浩華等開始向周邊轉移;2009年,新會水價再漲19%,加上環保因素,新會的化纖紡織骨幹企業就剩下美達、冠華和彩艷三家,其中,美達和冠華由於有自用河水條件便利影響很小,但彩艷股份則無此便利,憂心忡忡,但也開始了總部向外地、外省轉移的步伐。

水價造成“中間梗塞”

“我們已經把屬下一個廠搬到長三角,那裡的水價便宜很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總工程師表示,對於化纖紡織企業來說,水價漲19%和之前聽證會漲22 %的區別不大,“金融危機以來,珠三角整個化纖紡織業訂單少了四成,很多企業就是因為水價暴漲不敢接單,而在長三角,化纖紡織企業則增長50%以上,很多企業紛紛轉移到那邊去。”

據其介紹,近些年來,紡織行業依然保持強大優勢,現在新會仍是全國化纖紡織重要基地之一,其產業鏈上游的化纖和下游的服裝製造依然蓬勃發展,只是中間環節織染相對薄弱,產生了“中間梗塞”。由此產生的怪現象就是:新會生產的化纖原料大量銷往外地進行織染,然後運回新會製造服裝,造成了資源浪費和成本提高,影響了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和經濟效益。

織染環節薄弱的原因在於工業用水太貴。他表示,新會紡織產業鏈的嚴重脫節,特別是織染產業的滯後發展,已經成為製約大紡織產業發展的瓶頸,影響了整個紡織產業的健康發展。

“我們建議把新會工業用水資源優勢轉化為化纖織染產業優勢,形成化纖、織染、服裝一條龍的紡織產業鏈。”該總工程師說,按良性態勢展望,新會如能降低工業用水價格,讓用水量大的織染產業在享受工業用水優勢帶來的成本優勢的過程中得到不斷發展,就能進一步完善“化纖—織染—服裝”產業鏈。同時促使企業採用先進科學的環保染料方法從源頭上治理污水,大力推廣環保染料生產和清潔生產技術,促進工業用水資源的永續利用。

而現實卻正向著相反的方向發展。 “配套不到位,我們的一些企業只能轉移到長三角。”他表示,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誰都希望立足在本地市場,“以上海、浙江、江蘇為核心的長三角紡織業已經表現出越來越強勁的發展勢頭,國際國內資本都在註視著長三角地區紡織產業的發展,其中還包括不少港澳和廣東的紡織資本。”

值得留意的是,從1992年到2009年,新會水價漲了4.2倍,而與供水關係最為密切的電價則只漲了1.3倍。

■專家建議

提升產業規模政府大有可為

作為江門重要的支柱產業,江門市政府對化纖紡織業寄予了很大希望,提出了千億產值的發展目標。然而,按照2008年江門化纖紡織產業規模以上企業產值大約430億元來看,實現1000億的目標仍需實際對策和行動。王進倉作為江門市技術進步評審專家,除了建議著手解決混質供水問題,確保化纖紡織企業能充分利用水資源優勢降低生產成本外,還在分析產業發展歷程的基礎上提出了幾項建議:

1.確立“產能擴張與產業鏈延伸完善並舉”的戰略。按照江門紡織產業實際,政府部門宜以產業中的幾個行業為主導,以重點行業中的若干個骨幹企業為行業圓心,問計於企,商定發展對策,引導投資方向,配套培育市場環境,鼓勵創辦一些新的企業,形成幾個新的紡織產業的行業集群。

2.規劃新的化纖紡織產業園區。宜在銀洲湖兩岸區域進行規劃,積極承接珠三角腹地紡織產業轉移和本地紡織產業的規模擴張。

3.促進建設一批化纖紡織服裝專業鎮。以現有的產業佈局為基礎,選擇有一定產業基礎的鎮區,以鎮區內的骨幹企業為龍頭,由市區政府協助鎮區政府確定專業鎮的支柱產業和主打產品,制定整合、配套建設、招商規劃,提出具體對策實施,組織專門班子負責實施;與中國紡織工業協會建立深度對接,與相關紡織服裝院校確立產學研關係。

4.規劃江門紡織服裝專業配套市場。儘管江門距離珠三角腹地幾個大型專業市場較近,但是當地專業市場對當地產業的配套作用以及物流帶動作用不可替代,需要加緊調研,利用與廣佛經濟圈對接和建立珠中江經濟區的機會,儘早規劃紡織服裝專業大型市場。

5.組織力量研究芳綸和高強聚乙烯纖維在江門的下游產品開發和產業集聚。彩艷股份、信達公司研發的高性能纖維,對於國家有重要的戰略影響,應抓住有利條件和機會,抓緊組織專門的班子進行下游產業開發生產的技術、設備調研,爭取大部分在當地轉化成終端產品,選擇一個有條件的鎮區進行專業化引導,使之形成世界性的高性能纖維製品產業集群。

鏈接

江門紡織產業八大集聚地

經過20多年的發展,江門紡織產業聚集效應逐漸加強,目前已經形成8個比較大的紡織產業集聚地,江門是廣東省內最大的紡織化纖產業基地。

據2008年底的數據顯示,全市有廣東彩艷、新會美達、開平滌綸、鶴山美雅等紡織企業1400多家,擁有錦帆牌錦綸絲等6個省名牌產品、4個省著名商標。目前,江門已經形成的比較大的紡織產業集聚地有8個:新會區今古洲經濟開發試驗區、新會羅坑鎮錦豐工業集中區、新會三江工業集中區、開平三埠工業集中區、開平第一工業集中區、開平開元工業集中區、恩平聖堂紡織服裝集中區、蓬江區紡織服裝集中區。

專題撰文南方日報記者 興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