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政府垃圾徵費方案公聽會前場外示威

2019年政府垃圾徵費方案公聽會前場外示威

香港政府自2010年起草《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方案至今已有八年,全球化監察作為關註環保及工人權益團體,一直密切跟進垃圾徵費議題。我們認為,垃圾徵費應從源頭徵費,即是生產者責任制為主軸的徵費制度,落實真正的污者自污原則,以減少廢物。按目前方案,垃圾徵費向市民徵收,三人家庭每月將多付若港幣30元的垃圾處理費。全球化監察堅決反對目前方案,全因單獨懲罰性徵費過往從未能減廢、徵費只令違法棄置垃圾的情況更嚴重,加劇前線清潔人員工作量,提高他們過勞及工傷的風險。

縱觀十年以來,堆填區接收的家居垃圾數量一直下降,反而總體工業垃圾量不減反升。港府於2006年實施建築廢料收後,雖然堆填區棄置量減少,但大量建築廢物散落社區,包括民間堆填(漁塘和棕地)、非法棄置(山邊,官地和街道)和混和垃圾處理。十年間,非法傾倒投訴由2006年的3242宗倍增至2016年的7014宗。非法棄置問題嚴重,皆因各部門無力打擊違法者。環保署2013年接獲近3000宗非法傾倒建築廢物及其他廢物投訴,但檢控數字只有173宗。非法棄置問題未解決,沒有使用指定垃圾袋的垃圾未來又如何解決?沒有源頭減廢,垃圾徵費只令前線清潔員百上加斤。

「徵費龍唔得登場」

《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條例草案》經歷三屆環保局局長任期仍未能在立法會成功立法,可見此議題備受爭議。2018年11月,草案正式進入二讀階段,事前未有卻進行公眾咨詢,全球化監察聯同其他15個團體召問記者會,表明反對方案,詳見新聞稿。2019年1月7日是立法會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兼公聽會,時任環保局局長黃錦星卻未有出席聆聽市民意見。全球化監察、社區前進、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其它團體在會前示威,抗議方案。我們亦聯同吉祥物「徵費龍唔得」,其構思來自政府過往政策的失敗與推卸責任,集中「唔得」之處:

「減廢唔從源頭入手,唔得!

徵費迴避商界責任,唔得!

背心膠袋不減反增,唔得!

建築廢料隨街棄置,唔得!

清潔工友百上加斤,唔得!」

全球化監察代表鄧立賢先生亦有參與公聽會發言,質疑政府施政違背分配公義,方案混淆責任誰屬。他強調在外國例子中,生產者責任制才是重點政策,現時垃圾徵費先於生產者責任制是本末倒置。無國界社運的一位市民區龍宇先生亦指出,在資本主義體制下,商人為了追求更大利潤,他們鼓吹過度消費,令消費者購買額外產品,例如近年HSBC的廣告宣傳「同一對鞋一個月不想穿多過兩次」,說明消費主義的荒謬之處。他再補充,大型超級市場經常出售賣含大量過度包裝的食品、物品,當中不少以難以回收及分解的塑膠作為包裝,一旦現時垃圾徵費方案實行,市民要為此額外交費,甚不公平。

針對現時全港的單幢大廈,社區前進幹事李國權指出,現方案缺乏配套政策,連政府的政策都不願意在「四無大廈」(即無業主立案法團、無管理公司、無居民組織、無清潔工)處理垃圾。社區前進幹事朱江瑋再補充,方案只針對基層市民,放過工業、商業界、旅客所製造的垃圾,而「四無大廈」本身已要處理大量維修、消防及舊樓宇問題,現在再加上垃圾徵費,令他們處境雪上加霜。職工盟項目幹事杜振豪質疑政府沒有同時推出生產者責任制,是放生商界,惟獨懲罰市民。他擔心徵費反會產生反效果,導致嚴重的非法垃圾棄置問題。